第八百二十二章 神明04(1 / 1)

世界重设计划 阳蔡1007 2153 字 1个月前

混沌初开出现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与亚空间,这是世界的两个界面。而这两个界面自然也出现了象征他们的最初造物,他们无比强大,几乎是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的结晶。精华的所在,他们的意识许空许什么都没有,只会按照自己的本能开始行动。神也是一张白纸,他并没有什么以后智慧生物给与其的好善乐施或者残忍或者毁灭。他什么都不知道,只会遵循自己所拥有的本能吞噬一切让自己继续存在着。而亚空间与现实世界不同点,是亚空间完全是靠着现实世界的供养才能让其茁壮的,所以液压空间虽然混乱,但是最初生命的孕育还是必须与现实世界开始轮回交替才会出现,所以亚空间的神明出现的时间比现实世界缓慢上许多,只有造成第1次杀戮,第1个生命陨落,亚空间的涟漪才会出现,而在这之前最初的生命。他们碌碌无为的不断吸食着其他的生命的构造体,光与热风,与火,一切的起源,一切的势能,一切的桑植,这是他们的食粮,他们一直无形之中不断的前行着,不断的寻找着,就这么无尽的岁月过去了。似乎是至高存在或者又是本身既定的命运硬质种族出现了有别于这些最初的神明,他们是一个厚积薄发的特殊种族。他们是生命,他们是最初站在整个世界舞台上的存在,由于。他们的存在太过遥远,都不知道他们是从何时获得的智慧,他们是从哪里获得的存在。但是他们出现的那一刻,几乎拥有智慧果实的他们就是绝对的王者。哪怕世间还拥有神明,但是神明与他们是并驾齐驱的。存在之后,在这空广无域的世界之中,他们选择创造与自己一样,更多拥有生命果实的种族。随着这些波长下来的生命种子不断的汇聚,灵魂之海开始慢慢出现涟漪,而各式各样的灵魂再一次从这空虚的亚空间,海洋之中,轮回到现实世界,他们汇聚在一起,从最初的稍微有一些灵魂的亮点,最后不断的汇聚汇聚成第1个灵魂,这个灵魂就是第1个智慧生物,他们的想象对深空的恐惧,创造了亚空间第1个具象化的邪神,但是那时候这个意念。实在太过弱小并没有造成过大的影响,那个种族依旧可以在亚空间中探索,并没有任何的意志能够阻碍他们。时间再一次流逝不知道流逝了多久,一个个智慧生物的种族他们出现了他们兴衰更替,有些会获得这些播种者的寄养。有些由于播种的范围太大,只能让其野蛮生长。不同的信仰,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思维方式造就了各个种族整个现实世界开始展现了他们真正的色彩。缤纷的色彩让亚空间那。曾经。没有任何一丝涟漪的海水再次开始抖动新的生命不断孕育。而随着最初的孕育,有一只种族他们的进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哪怕他们的播种者没有发现他们,他们靠着自身的努力,或者说他们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他们不断的进步,以超脱其余种族数倍的科技速度,他们走过了其余种族需要花费许多。时间,许多岁月才能达到的科技跃迁,他们最初最先踏出了自己家园的摇篮。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动力自己拥有如此强大的动力,废寝忘食。为了就是想要活下去,但却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生命如此的短暂如同浮游一般轻而易举的就会再次消灭。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想要寻找解决的方案,他们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不断寻找不断的扩张。之后他们的播种者发现了这一科最茁壮成长的果实,最开始的交流是和善。是和蔼可亲的,是友善的,就如同父亲见到自己的孩子一般,无私的将自己所有的一切教育起,这也让其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本身他们拥有无尽的动力,疯狂的执念。借助着这股执念,他们推进了自己文明的快速发展,而又有一位大家长给予他们新的动力,新的方向,他们的文明进步速度,几乎是整个银河系是不应该说整个现实世界进步速度最快的种族。甚至他们都能理解自己的造物主创造自己,他们所拥有的科技水平与自己虽然拥有一定的代差,但并非是永远遥不可及的存在,只需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依旧还是能追上。但是他们发现自己最初的动力,最初的问题至始至今都没有解决,甚至是自己的创造者认为是自己的父亲一般的存在,已解决,昙花一现,一般恐惧,愤怒。因为这种恐惧,他们选择向着自己自己为父亲的存在发起了叛乱,他们认为父亲并没有给他们最好的东西。甚至他们都自满地认为自己的生命为什么如此短暂,仅仅只是父亲来控制他们,防止他们进一步的强大,进一步的吞噬他们一旦有这个想法出现整个种族开始的。疯狂,但是虽然能够通过不断的堆积其自己的科技水平够上那位父亲的高度,但是对方的存在比自己太过久远太过。悠久这一场战争,他们失败了,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万幸父亲并没有对自己的长子做出最致命的必杀一击,而是让其放逐他们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家园,那颗被辐射的恒星他们研究出来这恒星上有不断的辐射,对他们的身体对他们的基因造成的无法。扭转的影响主要就是指这个种族存在这颗死心所给予的。惩罚永远无法避免。那时候有一段长长的时间,他们陷入了绝望,那一个世代除了最后留下的仇恨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记录了。但这一点点仇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科技水平再一次的不断的增长增长,直到有一天某一位研究人员发现了一股意识,那股意识与自己的父亲一样古老或者说更加的古老古老到自己都无法,只是的存在。而到那时的时候,某人提出了一句问询——“你是谁?”

这个好笑的问题自然自认为连提问者都感觉是不可能获得的回答。但是这似乎还是出现了变数那个虚无缥缈的存在回答了他们。一切的齿轮再次开始折月,新的纷争让整个灵魂之海出现最大涟漪的叛乱将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