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南北战事(四)(1 / 2)

过河卒 莫问江湖 3546 字 6个月前

齐玄素和皇甫极最终决定以通知参加议事的方式诱捕杜倦之。

起初的时候,杜倦之没有起疑,当她来到议事地点,发现这里坐着皇甫极,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大对头,但也没多想。

当几个绝圣堂的精锐走了进来的时候,杜倦之终于意识到不对,准备转身出去,但被绝圣堂的人堵住了后路。这些绝圣堂精锐都是天人,靠着人数优势,把杜倦之团团围住。

杜倦之有些惊慌失措,大声说道“我是来参加议事的,你们要干什么?”

一名绝圣堂副堂主来到杜倦之的面前,向她宣读了有关逮捕审查的决定。

只是还没等他读完,杜倦之突然大吼一声,冲开人群围困,向皇甫极猛扑过去。

皇甫极毕竟是有伤在身,要是被杜倦之伤到,那还得了?不过皇甫极本人并不在意,只是冷眼看着杜倦之的疯狂举动。

千钧一发之际,齐玄素不知从哪里出来,一把按住了杜倦之。

接下来便是搜查和审讯,绝圣堂搜索了杜倦之的住处和随身须弥物,发现了各种通敌证据,包括不限于密语典、大量来路不明的金镑、用于联系圣廷的特殊信物等等。

这下彻底坐实了杜倦之的奸细身份,不存在被冤枉的可能。

皇甫极亲自审讯,杜倦之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她承认自己投靠了圣廷,她与胡恩查文的情况不完全相同,最早只是为了钱而已。作为西道门的三品幽逸道士,生活的确谈不上清苦,不过她的身份特殊,经常出入一些高档场所,每每看到一些权势不如自己的女人,甚至要巴结自己的女人,都能挥金如土,而她则受限于身份,要守什么道德戒律,只能紧巴巴地过日子,便产生了极大的心态失衡。她开始不断考虑,从哪里搞钱,如何才能过上金钱自由的日子。

于是她开始通过职务之便,捞取灰色利益,大肆挥霍,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不过因为经验不足,这件事很快便败露了,她被没收了违法所得,并因为此事,错失了升为二品太乙道士的机会。这让杜倦之对西道门大为不满,心态更为失衡,经常说些牢骚话,阴阳怪气。

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蛋,这些牢骚话没有帮她升为二品太乙道士,却吸引来了福音部的关注。

于是在一次次试探和接触之后,杜倦之终于在南北边境的布朗斯维尔与圣廷福音部的人秘密见面。

福音部的人出手很大方,第一次见面就送了杜倦之两万金镑作为见面礼,那可是金镑,不是太平钱。杜倦之虽然地位很高,但也没有这么多钱。

这还不止,福音部又承诺,杜倦之每次情报,都会得到额外的奖金。这让杜倦之大为心动,最终同意与福音部合作,成为福音部安插在西道门内部的奸细,代号“杜鹃鸟”。

听到这里,齐玄素有点忍不住想笑,因为他忽然发现,福音部取代号真是怎么简单怎么来,就差直接用真名了。

杜倦之继续交代,她在给圣廷情报之余,也按照圣廷方面的指示物色其他合适人选。后来她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结识了胡恩查文,两个人都是对“上面”有着诸多不满之人,自然颇有共鸣,很快便成为“知己”。杜倦之在几次试探之后,确定胡恩查文的心意,于是为胡恩查文牵线搭桥,将他介绍给了福音部的弥尔顿。

最终胡恩查文也被拉下水,代号“猿神”。对于这样的重大进展,弥尔顿十分兴奋,专门设立了一个工作小组,代号为“梦露小姐”,主要负责杜倦之和胡恩查文。

有了“猿神”之后,因为“猿神”地位更高,经常参加西道门和塔万廷的高层议事,能够接触到很多机密信息,的情报更有价值,所以“杜鹃鸟”就进入了蛰伏状态,大部分情报该由“猿神”。直到“猿神”被抓,“杜鹃鸟”才不得不重操旧业,没想到刚刚入手了第一份情报,就被皇甫极成功“钓鱼”,失手被抓。

据她自己所说,在这中间,她也曾有过后悔,想过洗手不干,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她的把柄捏在福音部的手里,又如何能抽身不干?虽然福音部曾向她许诺,只要她能发展更高层的奸细,就可以帮她离开南大陆,不过福音部最终也没有兑现承诺。

总结起来就是,杜倦之没有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失去信仰,一步错而步步错,虚荣心害死人。

除此之外,杜倦之也老实交代了福音部安排给自己的任务,除了继续各种军

事情报之外,还要找机会摸清楚西道门和塔万廷的主力所在,搞清楚西道门和塔万廷的真实战略意图。

最后,杜倦之痛哭流涕地表示自己错了,悔不该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