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29(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305 字 2020-07-09

谢汀:“……”

秦姐,说好的梦游呢???

怎么你转头就把我卖了?!

另个声音笑着揶揄:“你替人家保镖心酸个什么啊?说不定谢汀功夫了得,勾的两个男人心甘情愿共侍一女,愿意互相被谢汀戴绿帽呢!”

谢汀:“…………”

妈的。

她盯着镜子里自己白皙漂亮的脸,扪心自问,她的技术有那么好么?!

两个狗男人,她这幅小身板也应付不过来啊!

第58章

流言蜚语飞的是最快的。

当天上午, 著名八卦论坛里, 忽然出现一个帖子, 十分钟内就盖成了千层高楼, 分分钟HOT。

发帖人是个灰色的论坛默认头像, 新注册的小号。

主题:靠搞笑视频翻红的女明星又出幺蛾子了,她怎么就那么管不住下半身

主楼内容:

不拿数据线不喝水,一口气把瓜放完

LZ有姐妹在某雁剧组,今天听说一个有嗲刺激的大瓜(先说好我只有聊天记录锤, 别找我要实锤, 爱信不信,不信速速出贴)

这位姐前阵子还在炒作跟保镖的绝美爱情, 圈内都以为她已经收心打算洗白了,以前那些黑历史也被删的差不多了, 不再搞七搞八认真拍戏撸奖了

万万没想到管不住下半身的不止有男人,女人也不遑多让

这位姐虽然喜欢保镖的公狗腰,也确实给她伺候到位了, 不过久而久之也就那样了,哪个男的没长那玩意儿啊?说到底还是嫌保镖没背景没办法给她助力, 背着保镖又动了心思, 这回勾搭上的是个真·大佬,你们绝对想不到

姐也是牛逼的很, 昨晚拍完夜戏都凌晨两三点了, 姐还有力气跟大佬在走廊激吻, 腿都缠腰上了, 亲的那叫一个难舍难分,被工作人员撞上的时候两个人正一边互摸一边开房门,当时那叫一个尴尬

1楼:不拿数据线好评所以大佬是哪位?

52楼:等我有钱了我一定买一个能把话说完的楼主

109楼:LZ这码打的跟没打码一样,一眼就看出来是谢汀了,前阵子那么高调我就知道她要翻车

335楼:不是吧?保镖刚冲进火场救了她诶!这么快就和大佬搞上了?太不要脸了吧……

582楼:所以大人物到底是谁楼主你快!点!说!急死我了

楼主:我回来了,刚才猫儿子拉屎给我臭的原地去世,出去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才活过来

继续说,这个大佬,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早些年还有女明星不知死活往他身上贴,被他搞得资源全掉,直接被公司雪藏了,但是呢他也不喜欢男的,千真万确

所以坊间一直有传闻说这个大佬那方面不太行,这都三十了还清心寡欲的,没见他碰过哪个女的一根头发的

没想到大佬竟然在这位姐身上翻车了,清心寡欲一尊佛都能勾的进房间都来不及,走廊上就干柴烈火又亲又摸了,姐的技术是不是有点牛逼啊

666楼:秒解码了,三十岁、不近女色,不就是应辞许么,艹,这位真大佛啊,怎么就眼瞎了看上谢汀?哦对了他还投资了南雁……细思恐极

795楼:所以谢汀现在是已经把保镖踹了?我他妈zqsg嗑过这一对的!!!现在吃进去的糖全都变成屎了卧槽

873楼:我吐了,大佬怎么这么想不开,

999楼:卧槽说真的,我以前一直有点羞于启齿,谢汀骨子里那点媚真的很勾人,我梦见过自己被她压了,姐真的又软又媚……醒了之后我还有点失落……但是就事论事,劈腿真的很恶心,不愧是炒作上位的黑料小公主了

楼主:最后一次回复,说完就匿

据说,这位姐和保镖并没有断,也就是说,姐同时吊着公狗腰和真大佬。剧组那边传过来的是这位姐是真牛逼,好像大佬和保镖互相都清楚第三人的存在,还都愿意和她保持这种三人关系

……说着说着我他妈有点羡慕,草!(一种植物)

楼主这一层回复一发出来,整个帖子都炸开了锅。

其他家粉丝浑水摸鱼骂谢汀不要脸,路人真情实感羡慕谢汀生活多姿多彩,有为保镖扼腕叹息的,更有谢汀的粉丝完全不信瓜,追着骂楼主放假料,让她等着收律师函的。

热闹透顶。

谢汀风评急转而下,而论坛的讨论也迅速被扩散到了微博。微博可是追星集中营,各家粉丝大乱斗,看不惯的、有过节的、看笑话的,都削尖了脑袋要凑过来踩她一脚。

一脚踩到万劫不复最好。

谢汀的微博评论迅速被人占领,粉丝努力控评也抵不住路人盘太大,很快,谢汀最新微博的最热评论就出炉了:

姐开班收徒吗?上过大学母胎solo没有性生活那种

谢汀:“…………”

她看的直翻白眼,往下再去,底下差不多都是过来骂她的了。

脚踏两只船,劈腿小公主,嫌贫爱富,狗改不了吃屎,不要脸的荡X。

网友手里一个键盘,什么难听的话都吐的出来。

看在她眼里只觉得好笑至极。

也不知道等网友们知道了事实真相之后,要怎么啪啪打脸,绞尽脑汁替自己挽尊了。

她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了。

谢汀腰腿还酸软着,没骨头似的靠在椅子上,无视从剧组四面八方隐晦投射过来的、各色各样的目光,懒洋洋拨通了应辞许的电话。

他接的很快,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同电波交缠着传过来,无端端多了几分温柔:“嗯?崽崽?”

这声音昨夜深深抵在她耳畔,低喃着声声轻唤她的名字,战栗般的呢喃。

可无论听过多少遍,都让她心里漾起奇怪的甜蜜。

谢汀手指在剧本上划来划去,嘴角已经无意识勾起来,本来要质问他的话,却变成了撒娇般的嗔怪:“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应辞许显而易见已经知道网上的事情,他挑眉暧昧地轻笑,反问道:“我那么卖力,一人干了两个人的活,做的怎么就不是好事了?”

狗男人,一旦开了戒,三句话就要带点荤。

昨夜迤逦情.潮仿佛仍飘荡在她四肢百骸,被他性感低沉的声音一勾,她耳梢已然滚烫起来。

谢汀心虚地看了眼空荡荡的四周,小声骂他:“滚滚滚,大白天的发什么情,赶紧把你公狐狸尾巴给我收起来。我是问你,要不要澄清啊?”

“为什么要澄清?”应辞许淡淡道,“你有做错什么事么。”

谢汀一怔:“你的意思是?”

“一个捕风捉影的帖子,就能把你骂上热搜,”他声音里已带上几分冷峭,眸底蕴上薄冰,讥诮道,“既然这么爱看热闹,我怎么能不再添把火。”

谢汀本并不在意那些恶评,过去曾经,她早已听过太多太多。这圈子里,没有个好心态,早混不下去了。

网络时代,谁又在乎真假虚实呢?不过是情绪的狂欢,大火、浪潮,扑面而来,兜头直下,灼烧你、淹没你。

不是她,也是别人。

所谓热点,只是需要时间的掩埋。

可他在意。

“晚上什么通告?”他忽然问。

“一个视频网站的年度盛典。”

“我陪你去。”他唇角又凝起半点笑意,声音里的冷冽化作点在她耳畔的温柔浅吻,“晚上见。”

……

下午三点,安格斯汀国际酒店。

造型团队已经等在房间,门没有关,轻轻推开,是长长的玄关,谢汀听到细细碎碎的说话声。

“我才不信应总真的和她有一腿呢……应总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干嘛要找和一个保镖缠缠绵绵的黑料小公主啊……”

“谢汀胆子也太大了,敢借应总炒作……还炒作这么恶心的床上关系,我不信应总忍得了……”

“你们忘了她怎么翻红的吗?那个游乐场视频,脑袋都埋到男人□□里了……呕,我吐了,这种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是几个小年轻凑在一起,正抱着手机讨论的热火朝天,一边说着,一边窃窃的笑,几分戏谑,几分阴阳怪气。

谢汀踩在柔软地垫上的脚步微顿,听见造型师低声笑骂:“好了好了,说不够是不是?不怕被听见!麻烦。”

有人不怕他,嬉皮笑脸:“徐哥,还有半个小时才到点呢,你什么时候见过女明星早到的?更何况这位了,不迟到都算惊喜了!”

谢汀微微一笑,她身后的何文放已经面若寒霜。

步伐向前,转过玄关,整个房间扑面而来,谈话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齐刷刷望过来,有人惊愕地张大眼,有人眼底透出隐晦的兴奋。

屋内落针可闻。

谢汀眼波微转,淡淡往椅子上一坐,下巴微抬,手指轻敲木质椅圈,没有出声。

空气凝滞,气氛压抑,只有谢汀指甲敲击时发出沉闷的轻响,荡在人耳廓,无声的凉意沁出来。

何文放神色冷沉,面无表情扫视一圈,抱臂抬眉,皮笑肉不笑:“怪我们来的太早。”

姓徐的造型师到底见过世面,立刻收拾表情,装作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热情洋溢一脸灿烂地迎上去:“我们汀汀哪次不是这样敬业?这次我可是给你准备了足足四套礼服,妆面也有特殊设计,保证汀汀今晚艳压全场。”

先放话夸她,再给点暗示,一点小小的威胁。

大家是合作关系,要是得罪了造型师,红毯上造型被网友群嘲,对正在风口浪尖的她可是得不偿失。

她不过挂在热搜上被骂了半天而已,就忙不迭踩到她脸上来了。

也忒沉不住气。

谢汀似笑非笑地瞥了眼造型师。

这些人明显不信她后头有应辞许撑腰,毕竟他往常不近女色的姿态太深入人心,怎么可能就倒在了她谢汀的裙底,还甘愿和她的保镖共用一个女人呢?

简直荒唐。

造型师被她眼神一扫,脸上终究有些挂不住,笑意僵硬起来,努力破开尴尬,正要再次开口,外头再次有人走了进来。

年轻男人一身黑色运动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双手插兜,垂着头懒洋洋地走进来。

面上口罩遮住他神色,他眼皮微掀,过长的额发挡在眼前,视线惫懒、没睡醒般,狭长的眼尾含着丝冷峭,往屋内一扫,便定在了斜斜倚靠在椅子上的女人。

“怎么了?”开口声音如琮玉入寒潭,他大步走到她面前,单手插兜,微微弓腰,视线与她平齐,另只手轻轻捏她脸颊,“不开心?嗯?”

传说中的保镖就这样出现在人眼前,肆无忌惮地当着外人的面同谢汀亲密。

饶是造型团队的人正心里惴惴,视线仍忍不住飘过去,压抑着心底的尖叫在线吃瓜。

谢汀眼睫轻轻一飞,抬眸望向他,眼底泛红、委屈巴巴:“他们说我配不上应辞许。”

男人眉梢微扬,拇指轻轻揉了揉谢汀软嫩的唇角,缓缓直起身来,轻飘飘环视一周。

屋内气氛一滞,所有人只觉脊背寒意猛地向上一窜,冷汗瞬间冒出来。

“我在停车场遇到周特助,来送衣服。”他往后一靠,单腿微屈,倚在墙上,懒懒看向门外,“应总母亲生前有收藏高定礼服的爱好,听应总的意思,今后每一套高定,都有你的尺码。”

谢汀懵然一怔。

应总母亲生前有收藏高定礼服的爱好……

初初相遇,他威胁她,要她做他女伴,出席晚宴。

她不愿意,找借口说裙子太丑,他要周平去取“太太”的裙子,她刻薄的想,她才不要穿别的女人的裙子。

季雨柔欺负她,在她礼服上做手脚,他及时送那套星空裙过来,让她惊艳亮相,艳压全场。

是她的尺码,正正好。

谢汀视线有一瞬的恍惚,只觉得心脏被挑破一个小洞,汩汩流出温热的酸涩。

她克制不住地仰头望他,同他视线相对。

他神情本平静无波,在触及到她的视线时,眸底迅疾闪过一丝细细的笑意。

眼尾微翘,像是在说:“喏,小姑娘。”

谢汀倏然起身,张手捏住了他手臂,几乎忍不住在这一刻重重地砸进他怀里。

可周平正正巧走进来,身后工作人员恭恭敬敬捧着几个巨大的礼盒。

他视线及不可查地先看了眼倚在墙边的男人,才彬彬有礼道:“谢小姐,应总交代,这几套礼服,您如果不喜欢,随时派人到应家老宅取。”

“他万分欢迎。”

造型师团队已经惊呆了。

这他妈是什么魔幻现实,那个爆料贴,说的竟然都是真的!!!

谢汀吊着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对她死心塌地,爱到无法自拔。

保镖就不提了,大佬竟然连自己去世母亲的收藏都心甘情愿拿出来给谢汀穿,这他妈根本就是爱到骨子里去了吧……

嘴碎的那几个人悔到肠子都青了,造型师额角冒汗,上前一步想要同周平搭话,舔着笑脸:“周特助送来的衣服肯定好,我会给谢小姐好好设计妆容的……”

“等等,”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刺入造型师鼓膜时却如同地狱使者,凉薄冷漠,“周特助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周平不动声色看过来。

应辞许眼尾笑意淡淡:“应总交代的造型团队,什么时候到。他嫌这个团队水平不够,配不上谢小姐。”

第59章

被强行解除合作的造型团队不负应辞许所望,立刻便放了料出去。

更加坐实了谢汀滋滋润润被两个男人捧在手心里的事实。

也把今晚的年度盛典热度推向了一个高潮。

各大网站、媒体闻风而动, 铆足了劲儿要趁今天的热度拿下谢汀的头采。

连今晚年度盛典的主办方都临时多加了几个直播机位, 守着明星们到红毯的必经之路,守株待兔。

拍不到也没什么损失, 可如果拍到一星半点保镖和谢汀的互动……

那可是一大波免费的热度。

此时的谢汀,正在发愁穿哪条裙子。

都太好看了好不好!!简直无法取舍。

“我选择恐惧症了,怎么办呀……”她窝在沙发上,抱着应辞许的腰,嘟囔着朝他撒娇。

应辞许眉梢含笑,手指轻轻戳她脸颊:“你身上这一条就很好。”

谢汀站起身, 目光望向一侧。

镜中。

纯黑色一字肩礼服裙, 半边薄纱,半边流苏,浅薄黑雾露出尖牙紧紧咬在女人细腻雪白的肌肤上, 缓缓勒紧, 胸脯下腰线纤弱易折。

前短后长, 及至脚踝,黑雾尽散, 薄纱层层叠叠, 在身后炸裂出巨大的裙摆,凌乱地铺陈在人眼底。

应辞许缓步上前, 站在她身侧, 镜中, 男人有力的手缓缓攀爬至女人腰线——

猛然一勒。

那脆弱的腰身几乎要折断在他怀里了。

应辞许垂首, 唇瓣厮磨她颈上纤细血管,气息微热:“黑色,情侣装。”

谢汀朝着镜子粗鲁地翻了个白眼,嘀咕:“运动服和高定……亏你说得出口。”

应辞许低低笑起来。

下午五点半,红毯开始。

各个嘉宾开始入场,场馆外黑色商务车辆穿梭,最终停在红毯尽头,车门开启,接受媒体□□短炮的洗礼。

六点,载着谢汀的纯黑豪车缓缓驶入媒体们的视线。

本还对准着红毯上女星的记者们瞬间调转枪头,兴奋而躁动地直冲那辆神秘奢华的豪车而去。

惹得前头那位女星在心底狠狠骂了谢汀几句。

谢汀浑然不觉,等车子停稳,探着头饶有兴味地朝坐在副驾上的应辞许翘了翘眉毛——

“应先生,请开始你的表演。”

应辞许转头,手掌直直钳住她的下巴。

谢汀被迫仰头,红唇半张。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轻咬上她艳丽如火的唇肉,舌尖一转,舔舐掉半阙红。

“谢小姐够胆,最好不要补妆。”他轻笑,“保镖也要扳回一城,不知在车里干柴烈火,比不比得上走廊?”

谢汀红着脸推开他的脸,余光瞥见驾驶座上脑袋快要垂到地上的周平,飞了应辞许一眼。

“快给我开车门,”她娇纵里透着嗔,“保镖先生。”

“遵命。”

男人将口罩戴上,弓腰下车。

自他出现的一瞬间,车外闪光灯疯狂如暴雨落下,噼啪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