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23(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287 字 2020-07-09

谢汀:“……”

她忍不住了,仰起脸怒瞪他,也不管他的手了,踮脚直接圈上了他的脖子。

应辞许:“?”

忽然投怀送抱为哪般?

下一刻,谢汀一把扭住了应辞许的耳朵。

她今天穿平底鞋,比他矮了好几分,一边踮脚,一手撑着肩膀,另只手扭着他耳朵拼命往上拽,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眉眼间满是怒气,半羞半恼。

多鲜活。

应辞许眼底略过一丝笑意,抬手将她拦腰一抱,托着后腰往上一抬,她手本就圈在他脖颈上,这样推着网上,下意识便盘在了他腰上。

谢汀:“……”

“卧槽!”她不敢挣扎,立刻松了手,把脸埋进他脖子里,咬牙切齿,“你有病啊!这是外面!不怕被人拍到吗?”

应辞许眉梢微扬,声音里半分轻佻:“你是说……房间里就可以抱了?”

谢汀气的咬牙。

“抱你个大头鬼!”她气性上来,口不择言,“是地点的问题吗?是人的问题好吗!我不要你抱!是你!”

应辞许眉梢微冷。

他忍耐一瞬,还是没有忍住,讥诮道:“那让谁抱?苏绍吗?”

谢汀身体一僵。

两人身体紧贴,这一瞬僵硬明显到让人无法忽视。

空气一时都静了,谢汀没有说话。

应辞许心里的舔着的火苗猛然向上一窜。

他轻轻咬了咬舌尖,一瞬锐痛。

谢汀忽然挣扎起来,她抬手推他,脚蹬着踢他,涨红着脸低声骂他:“是啊,就是苏绍啊,老娘可想让他抱我了,所以你做什么要他误会我们?你这是往我脚底下扔石头,绊脚石懂不懂?”

应辞许咬着牙一声冷笑。

她滑的像条鱼,他的手却死死不松,狠狠箍在她腰身,力气大到青筋直直绷起,另只手直接将她的脸按在颈窝。

纠缠间应辞许的口罩从耳廓掉落,露出他冰冷锋利的脸。

谢汀是看不到他的脸的,她正气的大喘气,热气一阵阵扑在他脖颈皮肤上。

应辞许声音冷冽,却很淡:“想让他抱?怎么抱?”

“就这样!”谢汀挣不开,狠话随着火气一下下往外冒,“腿圈在他腰上,搂着他脖子,亲他的喉结,顺着往上,我还要亲他的嘴!”

应辞许眼底深黑旋涡暴风般卷起来,他一言不发,听着她一字一顿把话说完,而后忽然抬手掌住了她的下巴。

谢汀被他箍地微微抬起了脸。

他控制着手劲,可还是瞬间便在她下巴上留下几道红痕。

谢汀恶狠狠地与他对视。

“亲他?”他声音里似乎还含着丝笑意,轻飘飘咬在唇边,咀嚼出一丝讥嘲,“怎么亲?”

谢汀张了张口,正要说话,他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唇齿交缠间,他低笑里含着冷峭:“是这样吗?”

第46章

“是这样吗?嗯?”

他纠缠在她唇齿间, 炙热直白。

谢汀一刹那没有反应过来,她心头磅礴的怒意还在沸腾, 被他箍住下巴,第一反应是甩掉他的手。

于是在他倾身覆过来的时候, 她脑袋一转, 直直撞到了他的嘴唇上。

“嘶——”她痛的眼眶发热了一瞬, 张口便想咬他。

应辞许轻轻哼笑了一下, 在她动作之前, 牙齿衔住了她的舌尖。

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细绵绵的刺痛,余味带着点儿痒,勾的谢汀头皮发麻。

上一回, 那个夜晚,也是这样的唇舌碰撞,他们毫无经验, 直白热烈的磕磕碰碰,唇舌间淡淡的血腥味更令气氛平添几分惹火暧昧。

“狗崽子,”他细细吻她唇瓣,低叹, “崽崽……”

谢汀心头一颤。

她冷哼一声, 齿尖衔他下唇,用力一磕, 血腥味霎时滋了出来。

这回轮到应辞许轻嘶一声, 谢汀与他胶着着, 说话含含糊糊,却是盖不住的得意明明白白地尾巴翘上天:“咬死你!”

一边说着,她头努力往后仰,可他手掌牢牢按在她脑后,无法撼动分毫。

应辞许听她挑衅,眼神一暗,细细的厮磨刹那转为疯狂的掠夺,谢汀被动地随他纠缠,搅弄地这小小凉亭里qing潮暗涌。

唇齿摩擦的声音,细细的、令人羞耻的水声……

以及远远地,前头酒店有细细碎碎的人声传来。

这些声音撬开玻璃盖子钻进她被亲的朦朦胧胧的大脑里,她反射弧跳跃许久,才总算想起,这是在外面,酒店后头的小花园里!!就算是角落人稀处,也架不住是吃饭时间,人来人往的危险地带!

她一下子回过神来,手脚并用地挣扎开来,她脑袋拼命晃动着要摆脱他的纠缠,嘴里“呜呜”出声,不必听也知道是怎样的气急败坏。

动作太大,远远地有人往这边看过来。

应辞许最后狠狠印了下她嘴唇,长腿一伸,单腿屈起,支在石凳上,把她往腿上一放,斜斜将她揽在了怀里。

谢汀猛然脱离缺氧状态,脸涨得通红,大口大口地呼吸,一边抬眼恶狠狠瞪他,张口正要说什么,应辞许把她脑袋往怀里一按,威胁道:“再张嘴的话就是勾引我继续亲你。”

谢汀:“……”

她一口气梗在嗓子里,上不去下不来,扭动着要从他怀里下来。

“别动,”应辞许偏把她往怀里再深深按了几分,嗓音微哑,“有人来了。”

谢汀吓得立刻僵住身子,不敢再动。

风很安静,细碎的说话声渐渐近了,应辞许外套一扬,将她脑袋盖在了里面。

他里头只穿一件薄薄的T恤,外套遮盖下狭小的空间里,男人的体温偏高,隔着衣料,摩挲在谢汀脸颊。

越是离得近,沐浴露的味道越淡,谢汀鼻腔充斥着的全都是他的男性气息,霸道凛冽。

她睫毛微颤,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逼仄而空气稀薄的衣服下,时间好像被无限制慢放了,谢汀耳廓里全是他“咚”、“咚”、“咚”一下下沉稳的心跳声。

她要呼吸不过来了。

谢汀不自在地转了个头,换到另一侧,隔着衣料,声音闷闷的:“走了没?”

应辞许在她头上低低哼笑了一下:“没呢,再等等。”

她在心底数秒,数到一百二,又问:“还没走?”

说话时温热的呼吸绵软地打在应辞许胸口。

“没有,”他垂首,从衣服缝隙里透过一只眼睛看她,声音压低,似是诱哄,又带着半分笑,“快了。”

谢汀听不到外头的声音,明明是秋天,她蜷缩在满是他的气息的外套里,热的鼻尖竟然发了汗。

她小声嘀咕:“怎么还不走……”

抬眸对上他的眼。

谢汀一愣。

下一秒,她之前被强行掐断的怒火瞬间重新点燃,她蹭地一下从他衣服里钻出了头,往四周一看,人呢?周围连他妈个鬼影都没!

艹,又被这个狗男人耍了!

谢汀心里那根弦,“啪”地一下断了个明明白白。她一把推开他,直接跳下去,转头怒气冲冲往酒店走去。

何文放手里拿着盒饭,正在她门口要敲门,见她双目喷火,气势汹汹从外头回来,奇道:“你去哪了?”

谢汀脸绷得紧紧的,冷冷道:“让开!”

何文放身子一偏,谢汀抬手开了门,“嘭”地一声,甩了他一鼻子灰。

何文放:“……”

“这又发什么神经?”他一头雾水,又要去敲门,余光就看见戴着口罩的男人施施然走了过来。

“应……”他急忙刹车,改口,“祝辞,你来了?汀汀刚才发了好大火,也不知道谁惹……”

应辞许眉梢微扬,抬手敲门:“汀汀,开门。”

“你给我滚!”里头先是“啪”地一声,女孩子恶声恶气的声音,在隔音不太好的酒店里显得尤为突兀。

隔壁房门开了,赵伊绚探头,嗤笑:“她又发什么脾气?”

应辞许抬眸淡淡扫了她一眼。

赵伊绚轻嗤一声,抬手也甩了门。

何文放这下怎么不明白,惹了里头那位祖宗的就是眼前这位阎王爷,可他得罪不起,只好苦着脸低声下气地劝:“祖宗,咱要闹,关起门来自己闹,让别人看热闹是何苦?赵伊绚可是住你隔壁……”

里面安静了片刻,谢汀贴着门板怒道:“何文放进来,让那个狗东西给我滚!!何文放,你要是敢让他溜进来,我立马开了你!”

她手放在门把手上,按下去的一瞬,冷声道:“老娘的闺房,应辞许和狗不许入内!”

门被拉开一道细细的缝,何文放没来得及往前凑,只觉得眼前一花,男人矫健地抵在他前头,强行挤了进去。

何文放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谢汀冷冷回身站定,双手抱臂,目光冰冷。

何文放头皮发麻,小心翼翼探出一只脚,伸手把盒饭放在了谢汀面前:“汀汀,先吃饭,先吃饭……”

谢汀嘲弄道:“吃什么饭?气都被气饱了!”

应辞许抬眸扫了眼何文放。

何文放立刻缩进墙角隐身,把舞台留给那两人尽情发挥。

谢汀一眼瞥见,挑眉阴阳怪气道:“哟,我倒是不知道,我的经纪人什么时候归应总管了?我这儿庙小,不如应总家大业大,你不如麻溜投入应总麾下,省的在我跟前受委屈!”

应辞许眉心微敛,叹了口气,往前迈了半步,想去牵她的手:“汀汀,刚才我就是逗你,不是……”

谢汀冷冷盯着他,扬声打断了他:“逗我?我是应总掌心的一条狗吗?想怎么玩儿怎么玩儿?”

“我他妈就是一条狗,我也是有脾气的!”

“刚才是逗我,以前在我跟前一人分饰两角的时候呢?”谢汀一声冷笑,“照应总的说法,也不过是觉得好玩儿,逗一逗我罢了!”

“我是不是要说,逗我玩儿能让应总您觉得有趣儿,还得是我谢汀的荣幸啊!我是不是不知好歹?得赶紧三跪九叩谢您大恩啊?”

她笑吟吟地,弯着眼睛看他,像是真的觉得好笑:“你他妈如来佛啊应辞许?我谢汀就得在你股掌中翻来覆去逃不掉,随你耍随你逗是不是?”

应辞许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不开口,也不辩解。

谢汀越是见他这样越来气,她随手抓起桌上的杯子,扬手一掷:“滚!”

她带着火气,力气大得很,这一下准头出奇的准,杯沿薄薄的玻璃磕在骨头上一声闷响,而后摔落在地,一地粉碎。

应辞许一动未动,漆黑如夜色般的眼神紧紧盯在谢汀身上,片刻,他额角一道细细的血线蔓延出来,顺着脸颊蜿蜒而下。

秋日阳光甚好,可透过不够宽大的窗子,只照在谢汀一人身上。

应辞许站在门边阴影处,深黑发色遮在略显苍白的皮肤上,鲜红血渍淌过眼皮,暗影里显得奇异诡妙,令人心悸。

谢汀眸子粘在那血色上,眼神有一瞬的慌乱。

那血液顺着应辞许下颌而走,“啪嗒”,落在了地上。

谢汀猛地闭上了眼。

眼前四个血红大字在疯狂而快速地闪回着,带着那一夜娃娃幼细空灵的声音刺穿她的耳膜。

“谢汀死了嘻嘻嘻……谢汀死了嘻嘻嘻……”

她手开始发抖。

应辞许敏锐地察觉,再顾不得别的,上前猛地将她抱紧了怀里,热烫掌心攥她的手,重重印在胸膛口。

“汀汀,汀汀,”他低声唤她,“你感受,你听,我的心跳,我的体温……”

谢汀紧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一声不吭。

她身体僵直地靠在他怀里,掌心潮湿,贴在他胸口。

心跳声,一下一下。

穿透她的血脉,按压她的心脏,温柔、有力。

她渐渐平静下来,冷静地往后退了半步,淡声道:“多谢。”

怀中瞬间空下来,应辞许略蹙了下眉,没有逼迫她,偏头接过何文放递过来的毛巾。

血迹一点点被擦拭干净,谢汀呼吸终于通畅起来,她疲惫道:“我去睡会,希望出来时应总已经离开。”

应辞许睫毛半敛,并未开口。

谢汀忽然笑了声,偏头若有所思:“说起来,昨晚我被吓到的时候,就是这样攥着苏绍的手……”

她似是感叹,托着腮眼神遥远:“还真是截然不同。”

她眨眨眼:“多亏了他当时在场,让我没有那么害怕了。”

应辞许站在原地,瞳色深沉,静静看着她面上露出淡淡的、开怀的笑。

那是为另外一个男人。

他嘴角露出一丝讥诮,忽而开口,却是说:“我们来谈谈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谢汀诧异扬眉,千真万确的疑惑:“谈谈?谈什么?我的事,轮得到应总来管?”

第47章

屋内静了很久, 谁也没有再开口,只能听到秋风鼓起窗帘, 掀起的瑟瑟声。

谢汀后退一步, 像是脱力一般,砸进沙发里。

她抬手支额,疲惫道:“没什么必要的话,应总以后还是少来剧组吧,影响不好。”

“何文放, ”她摆摆手,嗓子微哑, “送送应总。”

从始至终没有看应辞许一眼。

何文放神情尴尬,犹豫着上前, 小心开口:“应总……”

应辞许眸色深黑幽暗, 眉眼间带几分要笑不笑的冷峭, 静静望了谢汀片刻。

气氛胶着而沉闷,浓稠的窒息感令人心脏一寸寸紧缩。

何文放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只看一眼应辞许的表情, 就心惊胆战地垂下了眼。

谢汀藏在手掌后的睫毛轻轻颤动着。

应辞许忽然抬手一甩, 外套随意搭在臂弯,扣开门把,转身离开。

他甚至彬彬有礼地仔细将门阖上, “啪嗒”, 细细的轻响。

这一霎那, 谢汀眼帘紧紧地闭上, 眼角沁出一滴泪。

她抬手粗暴地将泪水擦掉,深吸一口气,笑嘻嘻看何文放,声音轻松:“我的午饭呢?我要吃饭。”

何文放长长地叹了口气,把盒饭给她摆好,筷子仔仔细细递到她手里,然后往后一退,两手抱臂,抬眉道:“吃,我看你吃不吃得下。”

谢汀翻了个白眼:“我干嘛吃不下?”

抬手挑了一筷子米,塞进嘴里,味同嚼蜡。

三秒后,她筷子一甩,腾地站起来,烦躁道:“我去睡一会,到点叫我。”

何文放:“睡,我看你睡不睡的下。”

谢汀:“……”

她火气腾地上来,霍然扭身,抬手往门外一指:“人还没走远,你现在去追,还追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