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19(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219 字 2020-07-09

这气氛太诡异了,谢汀张了张口,要说什么,忽然一声嗤笑刺破了安静的空气,尖锐地扎在人耳膜上。

“我说,冯歆然,你就是为了个这种货色?”

男人单手插兜,信步走进来,语调里半分轻蔑,盯着地上的季朗风,像是看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饱含着笑意。

可这把嗓子实在令人不适。

凉腻,如蛇吐信,嘶嘶地黏在耳廓,甩不脱的怪异。

谢汀按下脊背上突起的凉意,抬眸正和他对视,男人笑盈盈地吹了个口哨:“啧,谢小姐这张脸蛋,确实比你讨人喜欢。”

冯歆然皱着眉道:“冯景然!你有完没完?”

冯景然?这名字有些熟悉,但不知在哪儿听过,谢汀一时想不明白,只是显而易见,这两人是兄妹俩。

她不想和季朗风再扯上关系,想必冯歆然更不想。更何况,冯景然这个人,一出现,就令她难以言喻的不适。

想快点摆脱这几个人,她便张口解释了半句:“冯歆然,我只说一句,他撞上来,只是偶然,我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冯歆然抬眸看她,神色冷凝,只一眼,又低头拽季朗风起来。

可惜那就是滩烂泥,她哪有力气弄他起来?

冯景然就散漫地站在一边,笑吟吟地看冯歆然手忙脚乱、脸涨的通红。

欣赏片刻,他看到冯歆然额角渐渐渗出了汗。

不知怎的,他神色忽然阴冷下来,转身快步向谢汀走来。

谢汀垂在身侧的手倏地攥紧,在他将要到达时,下意识退了半步,可小腿却抵上了后头的桌沿。

冯景然阴恻恻的脸上忽然又如同春风拂过,绽开一个轻轻的笑,空气还冷凝着,她却听到他低低的笑,声音轻柔,却冰凉:“吓到了?嗯?”

他长臂一伸,越过谢汀肩膀,摸上了桌上的玻璃酒杯。

杯中液体澄黄,他一晃手,啤酒涌起小小的气泡:“还喝么?”

太近了,谢汀无处可逃,她摇了摇头,往侧边退去。

“汀汀?”冯景然站直了身子,眯着眼盯她的脸,笑着轻叹,“漂亮女孩。”

而后他转身,猛地将杯子往季朗风脸上一甩。

酒液冰凉,砸在季朗风脸上,冷的他一个激灵,迷蒙地张开了眼。

冯景然并不看他,眸光仍逡巡在谢汀脸上,他笑意盎然:“怪不得季朗风就算上了我妹的床,都念念不忘这个名字。今日一见,果然惊艳的很呢……”

话落,他随手一掷,玻璃正正砸在季朗风身侧,碎片飞溅,在他脸颊上留下一道细小划痕。

片刻,渗出一颗小小的血珠来。

卫崧带着服务生回来了,三个人的空间乍然闯入两个人,打破了某种诡异的气氛,谢汀望着卫崧阳光年轻的脸,不由长长地舒了口气。

她察觉到自己脊背冒出一层冷汗。

卫崧朝她抬抬下巴打了招呼,示意服务生帮忙把季朗风弄走,对上蹲着的冯歆然,他不由一愣。

冯歆然没心情理他,也懒得理发疯的冯景然,跟服务生一起把季朗风弄了出去。

冯景然站在原地没动。

卫崧有些疑惑,问:“你是……?”

冯景然睇了他一眼,淡声问:“汀汀呀,这是你的小情人?”

“冯先生,”谢汀敛眉,声音有些僵硬,“我想我们不熟。”

“是吗?”冯景然眉心微敛,两指抵着下巴,沉吟片刻,忽而露出一个半是溺宠的笑,“我会努力的。”

他明明笑着,可谢汀只觉不寒而栗。

她冷冷看着他,一言不发,冯景然毫不在意,抬手朝她扬了个飞吻,笑吟吟地转身离开。

卫崧察觉气氛有些怪异,走过来问:“你没事吧?”

谢汀勉强扯了下嘴角:“没事。”

有了这个插曲,玩也玩不痛快,等庄晴回来,谢汀便说要走。

庄晴不晓得刚才那回事,朝卫崧挤眉弄眼地暗示,卫崧脸色微红,还是开口:“我送你吧,我助理等在外面。”

谢汀看了眼庄晴亮晶晶的星星眼,犹豫了一瞬,庄晴已经两只手各推一个,往外头送:“快去快去,别管我,我有老公来接!”

直到坐上车,谢汀还有些神不思属。卫崧同她搭了几回话,都只是得到含含糊糊的回应,他以为是遇到季朗风让她想起往事,便也住了嘴。

夜里□□点,酒吧街外一片热闹,车子缓缓行驶,走到一个岔路,忽然一个剧烈的急刹,后座上的谢汀身体猛地朝前倒去。

前头开车的助理骂道:“卧槽!不长眼啊!”

好像是撞了人。

谢汀也没心思出神了,略略探头看过去。

她和卫崧自然不能下车的,助理开了车门下去,隐隐听见几句交谈,而后又探头进来,朝卫崧道:“撞到个骑自行车的人,他有点站不起来了……”

卫崧皱眉:“那么严重?我们车速不快啊……”

助理压低声音抱怨:“会不会是碰瓷的?”

可不管是不是,外头那人躺在车前是起不来了,这时候行人颇多,看到出了事故,自然而然就驻足观看,好事者已经拿出手机,开始拍摄视频了。

车上谢汀和卫崧正坐在一起,两个人都是能掀起血雨腥风的,要是被人拍到,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卫崧沉吟了一瞬,迅速决定:“把他扶到车上,送去医院看看吧,破财消灾。”

助理憋屈地点点头,去将那人扶了起来。

谢汀正透过车窗往外看,那人支着助理的肩膀慢慢站起来,而后抬起了头。

谢汀:“………………”

他妈的!!!

遇见季朗风算什么冤家路窄啊?遇见这一位才是吧!!!

她手心本还有涔涔冷汗未消,可这会儿却压根没心思想刚才的事儿了。

这一刹那她只觉得掌心都被怒火煮沸了,只想一巴掌甩到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脸上。

那是一张戴着黑色口罩的脸。

头发半垂,右眼角下一颗浅浅泪痣。

祝辞……应辞许。

那双狭长又漂亮的桃花眼,深黑如漆墨点点,透过玻璃望过来,好似直直地看进她的心底。

谢汀好似被灼伤一般,飞快地收回了视线。

副驾驶门被打开,助理要扶着他往上去,他忽而开口,似是隐忍着痛苦:“我腿伸不直……坐后面吧。”

助理一愣,看向坐在副驾后面位置的卫崧。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车门打开,更多了几分曝光的危险,卫崧飞快道:“我们换位。”

而后跳下车子,坐上了副驾,“嘭”地一声关了门。

谢汀:“……”

后车门被打开了,男人右腿伸直,搁在座椅上,缓缓地往里挪。

谢汀一声冷笑。

下一刻,熟悉的气息一刹那涌入,谢汀吸了个满腔。

为了放伤腿,他占了大半座椅,后背只能一退再退,直到抵在了谢汀的手臂上。

这一瞬间气氛微妙的发酵只有他们两人能感受到。

她手臂像是着了火般,火焰顺着血管烧到了心底,也不知是怒还是耻。

“谢谢。”他低声说,声音里缠着若有似无的笑。

呵,连声音都变成了祝辞。

谢汀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冷冷道:“你最好真的断了腿!”

第39章

谢汀虽然咬牙切齿, 却刻意压低了声音, 那句恶狠狠的话,只有应辞许一人听到。

他面不改色, 侧头看她:“你说什么?我没太听清。”

谢汀被他毫无破绽的演技梗了一下,一时哑口无言。

围观的人渐渐散了,车子这时启动, 橙黄的车顶灯还未暗下去。

卫崧听见他开口, 转头看了过来,一眼看到后座男人眉梢诧异地扬起, 眸子里明晃晃似是带了些惊喜:“你是……谢小姐?!”

卫崧惊讶地看向谢汀:“这……熟人吗?”

谢汀不知道应辞许在演哪一出,斟酌着要张口,应辞许却根本不给她机会, 直接道:“我和谢小姐是邻居,是见过几次面……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巧了。”

谢汀:“……”

演呗, 白天是她演,晚上主角就换了人。只是没料到, 应大总裁的戏还他妈挺好!

谢汀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记性不大好, 好像是没什么印象了。”

小姑娘,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偏偏眼里那么点儿讥诮的笑意, 像把钩子, 轻轻柔柔地划在皮肤上, 丝丝缕缕的痛。

却勾的人心里发痒。

“没关系,现在认得也不晚,”他彬彬有礼,“我叫祝辞。”

谢汀:“……”

这个人脸皮究竟有多厚!

车顶灯倏然暗下去,狭小的空间陷入一片黑暗,让人眼睛有一刹那的不适应。

就在这一瞬间,应辞许左手微动,一把攥住了谢汀放在身侧的手。

她脊背猛然一僵。

前面,卫崧正笑着感叹:“大水冲了龙王庙,竟然这也能遇到熟人……”

他丝毫不察,身后的两个人,掌心相扣,正用力地攥在一起。

谢汀那一霎那呼吸都屏住,猛地抬头看向应辞许,可他却神色如常,只惫懒地倚靠在座椅上,眸光投向前方,放松地同卫崧说话。

声音里笑意湛湛:“可不是么,确实是……巧了。”

尾音意味深长地拖慢,在唇齿间咀嚼出一丝奇异的意味,他偏头看向谢汀。

她的手很冰,掌心有黏腻的汗渍,瓷白修长的指端略略僵硬着,被他牢牢捏在手心里,那凉意就透过血管沁入他皮肤里。

他眉心微敛。

卫崧同他又东拉西扯了几句,到底是不熟,有陌生人在,也不好与谢汀说什么,只好转过头去。

车里静了片刻,一时无人开口。

“冷?”途径闹市区,外头吵吵嚷嚷的声音覆盖掉车里的寂静,应辞许微微侧首,低声问她。

谢汀抬眸看他,路灯灯影婆娑而过,在车内闪闪烁烁,一帧一帧地照亮他的眉眼。

也映照出他眼底淡淡的关切。

谢汀缓慢地、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脊背缓缓放松,轻轻摇了摇头,而后手臂后撤,想要挣脱。

可她怎么斗得过他?

他力气大的很,她又怕动作太大吸引前面人的注意,真是颇受掣肘,咬着牙用力了半晌也没拽开分毫。

“你给我松开!”她累的脸通红,怒瞪着他,压低声音恶狠狠骂他,“不要脸的狗东西!快松开啊啊啊啊!”

这幅模样,要不是车里有外人在,她都要扑上去一口咬死他算了!

口罩覆盖的面庞下,应辞许轻轻勾了勾嘴角。

狗崽子一如既往地牙尖嘴利,连瞪人的时候,都这样鲜活有趣。

这种时候,当然应该毫不知趣、不知死活地继续逗她。

要是她急的跳脚,咬牙切齿恨不得张口咬他,那就再咬一次喉结好了。

盖章的次数,不嫌多。

“不松。”他压着声音也压不住笑意,“我手太热,你给我降降温。”

谢汀:“……”

你妈的,要不要脸啊啊啊啊!!!

红灯,车停,周遭再次静下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闭了嘴,同时目视前方,正襟危坐,那模样,好似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陌生人藏在暗影里的手正交扣缠绕。

他掌心滚烫,紧紧贴合着她的,饶是谢汀累的气喘吁吁,仍是挣不脱、逃不开。

渐渐地,她手上的凉意终于褪了些许,染上了他的温度。

应辞许拇指一下下摩挲着她的手背。

谢汀吁了口气,彻底放弃了。

本还僵硬着的手腕也松下来,不再梗着和他作对,手指柔软地蜷缩进应辞许掌心,乖得不得了。

他眼底染上笑意。

车子驶入医院停车场,卫崧转头道:“到了。”

在顶灯亮起的一瞬间,两人默契地松了手。

应辞许目光灼灼地偏头看了她一眼。

谢汀面无表情,右手握成了拳,掌心里还残留着些许汗渍,温热的。

她有一瞬的走神。

卫崧笑着看过来,说:“汀汀在车上等吧,下去容易被人认出来。”

谢汀对上他阳光的笑颜,忽然有一丝窘迫。

妈的……一种在人眼皮子底下偷情还他妈偷成功了的羞耻感油然而生,她下意识避开了他的眼,说:“嗯,好的。”

助理绕过来开车门,扶应辞许下车,他站定后却没先动弹,一手扶着车门侧头看她:“还是一起吧,停车场太暗,你一个人会怕。”

正探身下车的卫崧顿了顿,扭身说:“要不让我助理陪你上去,我和汀汀在这儿等?”

又去问助理:“你一个人能行么?”

助理有些为难地看了眼比他高了快一头的应辞许。

应辞许扶着车门的手不动声色地一松,大半个身子压在了助理身上,把他压得一个趔趄,侧身靠到了车上才算站稳。

“抱歉,”应辞许声音隐忍,强自忍耐,“脚有些痛,实在站不稳。”

卫崧忙下车扶在他另一侧。

谢汀冷着脸看了这一场好戏,如果主角不是这个狗男人的话,她简直要微笑鼓掌了。

“一起吧。”

虽然很想噼里啪啦甩他一脸脏话,可他没说错,一个人留在这里……她确实会怕。

医生检查结果是骨头没有大碍,只是肿胀,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卫崧和助理都松了口气,回了车上,他偏头问谢汀:“你住哪?”

“康桥名邸。”

她脱口而出,应辞许立刻打蛇随棍上:“我们是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