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18(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140 字 2020-07-09

应弘泰脑子不好是不太好,但他真没那么傻,别看他之前风风火火要给这两人订婚,其实心虚的很,知道应辞许根本没那意思,他就是仗着自己摔了脑袋又是个老头,胡搅蛮缠罢了。

可应辞许这句话,品着品着,就品出不一样的味儿了……

应弘泰嘿嘿直笑。

应辞许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旋即,眼底也绽出一个淡淡的笑。

“嗯,就她了。”他垂眸遮住眼底的笑意,低低哼道,“狗崽子。”

……

谢汀躺在床上生闷气,贺泓致敲了几回门,都被她呛了回去。

晚饭都没出来吃。

应辞许竟然就是祝辞?!祝辞就是应辞许!

回头仔细想想,有太多蛛丝马迹了,应辞许的马脚大喇喇就放在那,等着她给揪出来,可她就跟个瞎子一样,压根没看出来一点!

妈的,不敢细想,越想越气。

她胸脯起起伏伏,抬手打开手机,祝辞的对话框里,长篇大论都是她自己的独角戏。

往上翻看,到处都是年轻女孩的旖旎心思,在对话里小心翼翼地透露出来,雀跃着希冀能得到对方的回应。

收到这些消息时,也不知道应辞许在手机后面笑成什么模样了!

他为什么不继续装了?是她把他逼得太紧了吗?那些小心思放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祝辞越来越冷淡,不过是因为不想回应她吧。

所以就撕掉伪装,脱下马甲,让她认清现实,认清楚这个祝辞就是那个讨人厌的应辞许,谢汀你个傻子,干嘛对一个假人心心念念的呀?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她心里一闷,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还是没散掉心头那股郁气。

行啊,这么拐弯抹角做什么?又是冷暴力,又是脱马甲的,真没意思。

直接明说不就罢了,她谢汀从不黏黏糊糊,拿得起也放得下。

不过一个臭男人罢了,她不稀罕!小鲜肉那么多,何必浪费感情在一个老男人身上啊?!

她抬手把那个狗东西拉进了黑名单里。

屋里□□静了,谢汀仰躺在床上,盯着屋顶出神。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还是有些闷。

啊啊啊妈的!!!好烦!!!她抱着脑袋在床上疯狂翻滚,刚吹干的头发被挠成了鸡窝,被子团成一团掉在地上,床单皱巴巴地,一如她皱巴巴的心情。

发泄了一通,又愣了会儿,她忽然又拿起手机打开微博。

下午落水的狼狈样子,这会儿估计已经传遍全网了吧……

这阵子外头各种各样的传言甚嚣尘上,谢开成也被调查了,季雨柔更不必说,连季朗风都要夹紧尾巴做人,只有谢汀,这一次真真是风头大盛。

再加上贺家早早放出话来,要举办宴会正式带谢汀出场,所有人都翘首期盼这场豪门盛宴,好感受一下这上流社会的人情场。

可这些哪儿能比宴会女主角狼狈落水草草收场这种惊天大反转来的好玩啊!

风头太劲,多少人都等着在她身上踩一脚呢,机会绝佳啊!

谢汀闭着眼打开微博,翻了翻比较活跃的营销号,看是看到自己了,可怎么都是大肆吹逼的漂亮照片?

底下评论不必看了,都是啊啊啊嗷嗷嗷妹妹我可以,彩虹屁一套一套的。

她一颗心瞬间放下了,呜呜呜呜背靠大树就是好乘凉,感谢外公给我撑腰!

心情终于稍微松快些,她刷新了一下营销号的微博,随意扫了一眼,忽然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卧槽!!”

@八卦王:陈启导演新作《南雁》重启,女主角公布了!恭喜@世纪第一美少女谢汀,期待满满!

谢汀忙去看南雁的官博,最新微博是:@世纪第一美少女谢汀,南雁,好久不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高兴疯了,跳起来在床上蹦了好几下,激动的简直要翻跟头。

官博的底下评论疯涨,有恭喜的,有期待的,有吃柠檬的,说一些酸溜溜的话。

“有个好妈就是不一样,谢汀是安颜女儿的消息刚一出来,《南雁》女主角就定了……呵,也太明显了点。转黑了,恶心”

谢汀撇嘴,点开这人微博一看,果然是冯歆然粉丝。

酸呗,酸死拉倒!谢汀笑嘻嘻,陈启要真是这样的人,她谢汀把头扭下来!

本来郁郁的心情被这消息迅速冲散,谢汀信心满满地握拳,情场失意算个屁,老娘事业搞的风生水起!

圈里消息传得快,微信开始疯狂跳动起来,谢汀美滋滋地一个个回复,还没开心完,忽然听窗户上“咚”地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她偏头看了一眼,没什么异常,转头又去看手机。

又是“咚”地一声,这回没停顿,连着敲了三下,短促有力。

谢汀嘴角还挂着笑,赤着脚去开了窗。

迎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过来,定睛一看,前头还挂着个手机大小的东西,像是个小型显示器。

“谁的无人机啊……”她喃喃自语,探头往外看了一眼,什么也没发现。

“是我。”

面前无人机忽然发出声音,谢汀吓了地眉心一跳,猛然反应过来。

这声音……

“应辞许!”

谢汀心里的火刚被《南雁》的好消息压下去,他又阴魂不散地来招惹她!还想出这么个奇葩办法!

“干嘛啊,阴魂不散啊你!我有没有说过别理我了?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别招惹谁,行不行!”

应辞许沉默了片刻。

谢汀没那么好的脾气等他说话,抬手便要关窗,无人机上挂着的小屏幕忽然亮起来。

酒红色丝绒幕布沉沉垂在画面里,片刻,一只手从幕布左边露了出来。

这手骨节分明,漂亮修长,将幕布轻轻掀开,男人长腿一迈,在舞台左侧站定不动了。他穿着简单的T恤,微微垂首,额发将眉眼半遮不遮地笼罩起来,很有几分眼熟的感觉。

谢汀:“???”

这他妈的,这不是鼎鼎大名的《X与制作人》嘛!

应辞许神经病吧,过来给她宣传纸片人游戏的吗?

下一刻,又一只手出现了。

这只手掀开了右侧幕布,迈出来的脚上皮鞋锃亮,西装革履,颈上深紫色丝绒领结,漂亮到如同夜空一般。

他的头发是向上梳起的,因此毫无遮挡,谢汀一眼便看到了他的脸。

她眼睛倏地瞪大了。

卧槽?!!这不是应辞许本人吗!画的也太像了吧!

她心头隐隐约约有种预感,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左侧的男人微微抬起了头,他的右眼下浅浅一颗泪痣,与祝辞一般模样。

谢汀:“…………”

她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屏幕两侧的男人同时向她遥遥伸出一只手,画面定格,屏幕下方出现了两个字体选项。

原谅我。

原谅我。

谢汀:“……”

这他妈有的选吗?

她脱口而出,第一个问的却是:“谁画的?”

无人机安静了一下,开口:“我画的。”

谢汀:“……”

妈的还真是多才多艺呢!把自己画的那么帅是夹带私货好不好?

“时间有限,做的很粗糙。”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可谢汀也能听出他话语里丝丝笑意,“怎么不选?”

谢汀翻了个白眼。

下一刻,她随意在桌上拿起一个台灯,抬手重重甩了过去。

无人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噼里啪啦地随着台灯往下掉。

“嘭”地一声。

世界安静了。

谢汀拍了拍手,“啪”地关了窗子。

“哼,”她翘着眉毛,“想得美!”

第37章

第二天谢汀去拍广告, 何文放送她过去, 到了地方,工作人员迎出来接她, 一路进去, 别人看她的眼神, 说话的模样, 都比平日多了几分热切。

这也是人之常情, 谢汀却神色稳当, 笑着寒暄, 态度一如既往。

她不敢飘。

头上的光环, 全都不是自己挣来的, 不敢站在前人的荫凉底下张扬。一不小心, 她出了错,还要扯上贺家, 扯上安颜。

更何况多少眼热的人正死死盯着,等着她露出马脚,好一把将她狠狠踩进泥地里。

这个代言是个知名大品牌,拍摄主题是“青春”, 足足请了五个年轻新生代, 三男两女,都是正当红的流量明星。

休息室里已经坐着一男一女, 正笑着聊天, 见谢汀进来, 女生表情一顿, 又瞬间扬起笑脸:“谢汀呀,最近的大红人来啦?你好呀,我是章佳柠。”

语气熟稔的过分。

谢汀当作没听出来她话里酸溜溜的语气,微笑着向他们打了招呼,不远不近地坐了下来。

另个男生谢汀也知道,叫卫崧,他见谢汀进来,眼睛亮了一亮,站起身走了两步同她打招呼,再坐下时,就离谢汀近了几分。

章佳柠看在眼里,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从鼻腔里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卫崧没注意,谢汀是懒得在意,三个人倒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卫崧比谢汀大两岁,唱歌选秀出道,有一把好嗓子,再加上一张阳光清爽的脸,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他笑着道:“恭喜啊,《南雁》的女主角。什么时候开拍?”

谢汀还没开口,那边章佳柠笑着插言:“是呀,忘了恭喜你呢!前阵子冯歆然造势的那么起劲儿,我还以为肯定是她了呢……不过也正常啦,毕竟《南雁》是写给安颜的,让谢汀你来演,也算圆了陈导这么多年的遗憾。”

谢汀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竟然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章佳柠被她噎的一梗,笑容僵了一瞬。

卫崧坐在一旁,脸上的笑容阳光俊朗,像是没听懂两个女明星之间的暗潮汹涌似的,乐呵呵将话题转到了别处。

很快人就到齐了,导演喊着开拍,圈里哪个不是人精,无论底下如何,一到外头,便一个个谦逊有礼和睦相处。

拍摄很顺利,时间接近中午,导演喊了卡,几个人从棚里出来,便商量着吃点什么。

章佳柠的经纪人眉梢带着笑,匆匆走了过来,在她耳侧说了些什么,章佳柠眼睛一亮,小声问:“真的?”

“当然……已经走到门口了……”

章佳柠立刻拿了镜子出来,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而后嘴角翘起漂亮的弧度,跟着经纪人疾步往外走去。

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地也跟了出去。

走到门口就听到说话声,声音含笑,恭谨,显而易见地捧着对方:“没想到您会来,碰巧午饭时间,咱们一起……”

章佳柠声音甜腻腻地,带着几分俏皮:“是呀,我们正商量着吃什么呢,没想到您来了。那可就不能胡乱对付过去了,应总您拿个主意,我们也好跟着您吃顿好的呀。”

谢汀本还在心里嗤笑,女明星果然一个个都是两幅面孔,这甜嗖嗖的跟刚才那阴阳怪气模样可截然不同。

谁知道下一刻就听见应总两个字,她不由嘴角一绷。

哦,这一个可不也是两幅面孔么?

这时候刚好走到门边,两行人直直打了个照面。

应辞许身边可谓众星捧月,拍摄团队的、品牌方的人,一个个笑吟吟跟在身侧,不管心底猜测着什么,目光只逡巡在章佳柠和他身上,等着他的回应。

可他偏偏站定,眼皮一撩,目光锁在了谢汀身上。

时刻关注着他的章佳柠脸上笑容一滞。

应辞许仿若意外,眉梢微扬,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谢小姐也在?”

声音十分平淡,让人听不出额外意思,好似就只是惊讶在这里也能遇到熟人。

只有谢汀瞥见他唇梢飞快闪过的一丝笑意。

谢汀懒得理他。

周围人都擎等着她接话,抬头去望她,谁料谢汀只懒洋洋站在最后头,倚着门框,像是没听到似的,偏头正和卫崧说话。

声音不大,咬耳朵似的,听不大清楚。

这样一看,好像是谢汀站的远,本就和卫崧说着,没听见应辞许的问话似的。

可气氛就这样僵了下来。

应辞许淡淡瞥了眼谢汀旁边的人。

卫崧抿着唇,面上带笑,因为身高差,他微微勾着头,侧耳凑过去,听她不知说了些什么,而后露出个灿烂的笑。

“你们在说什么?”章佳柠笑着插言,眼睛弯弯的,一瞬不瞬盯在谢汀脸上,“谢汀,应总刚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人呀?”

谢汀脸上的惊讶不似作伪,扫了眼应辞许,又微微疑惑地朝章佳柠道:“啊?我看你和应总熟,还以为他和你说话呢……”

这话真锥心,章佳柠脸上的笑快挂不住了。

大庭广众的,谢汀也不想把局面弄的太难看,她这才直视应辞许,不冷不热道:“巧啊,应总。”

看起来一副很不熟的模样。

应辞许笑了笑,没为难她,一旁的周平忙站出来说:“正巧遇上,应总请大家吃饭。”

一群人浩浩荡荡往酒店去。

人多不方便,章佳柠不傻,这会儿没有往前窜,倒是稍稍往后落了几步,笑着问谢汀:“原来你和应总是认识的呀?唉,背靠豪门就是好,认识的人都跟我们不是一个层面的。”

谢汀惊讶地翘了眉毛,说:“打个招呼是礼貌而已,哪里算认识了?上次他来我外公家赴宴,就见过这一回。”

章佳柠似是松了口气,脸上的笑瞬间真诚许多。

到了地方,应辞许坐了主位,大家都互相推让着落座,章佳柠瞥了眼谢汀,见她压根不往跟前凑,总算知道,谢汀对应辞许是真没兴趣,她便笑着直接走到应辞许身边,打算落座。

斜刺里横插了一只手出来,半远不远地挡在她前头。

章佳柠一愣,扭头就见周平笑容彬彬有礼,敛眉道:“应总不习惯和女士坐一起。”

章佳柠放在椅背上的手瞬间握紧成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