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13(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336 字 2020-07-09

应辞许:“……”

事情真的大条了。

他当时怎么就脑子一抽非要假扮个什么大学生逗她玩儿??

这他妈不是贱得慌吗?给自己挖坑挖的那叫一个爽歪歪啊。

玩他妈出事儿了吧!!!

一时间他头痛欲裂,可对着谢汀亮闪闪的双眼,他实在无法硬着头皮说出“不行”两个字。

“到时候……”他含糊道,“再说吧。”

谢汀不要这样的答案。

她执拗道:“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给个准话?”

应辞许:“……”

良久的沉默。

荧幕上,安颜已经唱到了第三首歌。

他终于开口:“好。”

第28章

电梯门在负一层悄然打开,空无一人。

工作日下午三点, 谢汀随何文放迈步进去, 看着他按了28层按钮。

“今天见的只是选角导演, 还远远见不到陈导的面呢。”何文放低声交代着她,“上次的事吃了亏,你也该知道, 小鬼难缠。虽然只是个选角导演,但人家团队牛逼, 也不是咱们得罪的起的……”

谢汀今天多少有几分沉默, 听他不断絮叨着,倒也没显不耐,小脸绷的紧紧地, 认认真真地听着。

何文放瞥她脸色,不由笑了。饶是平日里多刺头样儿, 这还是个大学没毕业的小姑娘呢。

他抬手揉了下她发顶, 笑话她:“真是稀奇, 咱们谢大小姐也会有怕的时候?”

谢汀撇撇嘴, 小声嘟囔:“你懂什么……”

怕她脸上挂不住,何文放也不拆穿她:“咱就是去试试, 重在参与,成了当然好,不成也没事儿!这么大个饼, 谁不想吃?你前头多少有资历的大咖呢, 要真轮到你, 我倒要烧高香了!”

谢汀:“……”

有这样扯后腿的猪队友吗!

她瞪他一眼,刚要反驳,电梯门“叮”地一声,到达28楼。

未出口的话卡在嗓子眼儿里,不上不下的难受,但到了别人地界儿,还是收敛些好。

谢汀不是小孩子,自然懂得这道理,立刻收了表情,女明星专用假笑挂起来,迈步出了电梯。

工作人员迎上来,领他们到了一间休息室,撂下一句“稍等片刻”,便微笑退场。

休息室里已经等着几个人。谢汀进去先扫了一眼,不由一顿。

……还真是冤家路窄。

赵伊绚正黑着脸同经纪人抱怨:“看她那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谁不是过来就先等上个半小时,排队进去试镜?就她牛逼的很,上来就插队?还真以为陈导看了她,别人都入不了眼了?这屋里一个个都没她咖位大咯?算什么玩意儿……”

她声音不轻不重,带着鄙夷,恰恰好够这满屋子人听个清清楚楚。

谢汀同何文放对视一眼,看来是有人插队,惹了众怒。

只是赵伊绚也忒沉不住气,当场就撒起气来。

经纪人忙拽她手:“你小点声……她可是你那位的亲妹妹,惹了她有你什么好果子吃?”

赵伊绚气不顺,可这话等同于捏她七寸,张了张口,再没说出什么来。

谁知一扭头就与谢汀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这会儿正意难平,赵伊绚脱口而出:“你怎么也来了?”

谢汀两手抱臂,嗤道:“不来怎么看你吃瘪?”

空气里硝烟味儿立时弥漫。

女明星当面扯头花,简直不要太好看!屋里其他人瞬间竖起耳朵,眼睛锃亮,预备吃瓜。

何文放心都吊起来,下意识抬手重重按住了谢汀肩膀:“别冲动!”

那头赵伊绚的经纪人更直接,上手便捂住了她的嘴。

谢汀“噗嗤”一声笑出来。

赵伊绚气疯了,狠狠把经纪人的手甩下来,怒骂:“滚开!”

经纪人面色难堪,生生忍下这口气,低声劝慰着她。

忽然有人惊道:“出来了!”

满屋子人的神色都微妙起来,透过窗子向外看去。

谢汀转头,不由微讶。

……原来是冯歆然。

她正轻笑着说着什么,身侧送她出来的男人忽然笑起来,声音隐隐约约透过门缝钻进来。

“歆然今天表现的这么好,我虽不敢把话说满,也敢说陈导必定满意,回去擎等着好消息好了……”

冯歆然微笑颔首:“承蒙抬爱,张老师替我在陈导面前多说几句好听的,我就感激不尽了。”

不过寥寥两句话,满屋子人都听得心头滋味难辨起来。

谢汀神色平静,听到赵伊绚在身后冷冷地“哼”了一声。

外头的冯歆然似有所察,忽然转头看过来。

谢汀不躲不避,与她对视。交错间,两人心照不宣地给了对方一个客气的微笑。

同时移开视线。

……

期末考试过后,谢汀陡然忙了起来。不是在赶通告,就是在赶通告的路上。

她已经连续一周只睡四个小时了。

化妆间的灯光太足,有些晃眼。谢汀倚在椅子上,任由化妆师替她上妆,眼帘半阖,昏昏欲睡。

何文放在一边拿着台本和她对流程,谢汀初时还能回应两句,后头就迷迷糊糊地只从喉咙里嗯嗯两声。

她这阵确实是累,眼下青影都要叠加好几层遮瑕来掩盖。

何文放多少也有些心疼。

但该交代的还是得交代,他任由她睡了一刻钟,才轻轻拍她肩膀,小声喊:“汀汀,醒醒。”

“嗯?”谢汀还朦胧着,眼睛张开,有些不知身处何处。

“别睡了,礼服送过来了,换上得先拍宣传照。”

谢汀捂住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强打起精神,进了里间。

衣服不太合身。谢汀有一把细腰,腰身处本该收紧两寸,才更凸显她身材。

之前是给过品牌尺寸的,只是谢汀忙,没有来得及去试。但这品牌他们并不是没有合作过,本不该出这样的纰漏。

何文放的脸倏地沉下来。

谢汀反倒笑了下,嗤道:“季雨柔真是没长进,就爱搞这些不入流的小手段。”

她今晚要参加的是国内一线时尚杂志举办的时尚盛典,同时也是个慈善晚宴。

巧的是,承办的慈善机构,正是由季雨柔和她的几个阔太太朋友成立。

当时收到请柬,何文放便劝她不要去搅浑水。

今时不同往日,他们不差这一个红毯走。

当时谢汀倒笑的十分玩味,只说:“不去怎么行?有热闹看,怎么能少了我谢汀?”

何文放无法,只能接受了邀请。

季雨柔怎么能放过这么好一个给谢汀添堵的机会?

何文放眉心紧蹙:“你要是穿这种不合身的衣服出现,网友可发散的空间可大了去了,她手段虽然不入流,但也管用。红毯快要开始了,这么短时间,上哪儿找一条合适的礼服……”

他说着,就要去打电话联系其他相熟的品牌,看看有没有可救急的。

这事倒也不难,最多就是礼服不够合心意罢了。谢汀倒不怎么在意,她把不合身的礼服换下来,径自靠在沙发上继续补眠去了。

季雨柔这点小手段,还伤不到她。

不如多补会儿觉,保留精力,晚上用来看好戏的好。

……

“散会。”应辞许微一颔首,径直走出了会议室。

周平跟在他身后,低声提醒:“应总,时间不早了,晚上的慈善晚会您还要出席。”

应辞许抬手揉了下太阳穴,脑子里倏然闪过谢汀的脸。

女孩子耳畔微红,期期艾艾的声音盘旋在他耳侧,如梦魇萦绕:“等你回来,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

“看看你的脸……”

“你的脸……”

“脸脸脸脸脸……”

……看个屁啊!祝辞那个黄毛小子有他本人好看吗?

不就多了颗狗屁泪痣么?

应辞许头更痛了。

下意识不想去那个劳什子慈善晚会。

他暂时不太想见到谢汀。

平日里极其有眼色的周特助,这会儿却好似被人下了降头,喋喋不休:“也不知道谢小姐的后妈这次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安静的走廊里,应辞许脚步声蓦然一停。他偏头看周平,眉心皱的紧紧,语气不善:“你是工作太少不够做了?那么爱管闲事?”

周平:“???”

他一脸无辜:“应总,不是您说的吗?看人家小姑娘可怜,要帮人帮到底的……”

应辞许:“……”

“你搞清楚,是她求我。”

周平:“…………”

“没错,”他立刻倒戈,唇角微笑纹丝不动,“她还哭着求您。”

应辞许:“……”

晨曦里第一缕阳光投在她面颊,下巴上挂着的那滴泪显得愈发剔透,颤巍巍地晃。

她睫毛鸦黑,遮住眼睛,不过片刻,又换了表情,小姑娘带着鼻音的声音有点可爱,小心翼翼地求他:“我想看看你的脸……”

走廊里冷冽的白炽灯影倾泻而下,应辞许脑中一瞬间似闪回过万般光影,又回归空白。

脚步只停顿片刻,而后回转,却是去往离开公司的方向:“走吧。”

北城海棠湾。

秦叔将备好的礼服送来,应辞许抬手接过,径直向衣帽间走去。

推开门的瞬间,他驻足,偏头问:“上次在法国定的礼服,送回来了没?”

秦叔微笑点头:“前天刚送到,按您的吩咐,两套尺码,各送了三套礼服过来,已经放进太太的收藏室里了。”

应辞许微一颔首,什么也没说,关了衣帽间的门。

他造型并不难做,很快收拾好,秦叔拿来领结,替他系上。

暗夜紫的丝绒领结,神秘、高贵。

应辞许望着镜中的自己,忽道:“挑一套礼服,装起来。”

秦叔手稳,闻言动作丝毫未顿,恭敬回应:“好的。”

他早已知道,多出来的那套尺码,属于谢汀谢小姐。而太太的收藏室,除了这一位,还没有人能够染指。

往日是他小看了这位谢小姐。

领结系好,秦叔后退一步:“好了少爷,您可以出发了。”

他恭敬垂下的眼帘里,直到此刻才显现出几分笑意。

他从小看应辞许至大,应老爷子有多心急想要抱重孙子,他都看在眼里。而他的期许,并不比应弘泰少。

车子重新驶出海棠湾。

后座上,应辞许身侧多了一个漂亮的纸盒。

如果他有心打开看一眼,就会发现,这条裙子的颜色,同他的领结,正正相配。

……

保镖打开车门,将谢汀护在身后,向红毯走去。

前面一对明星正在布景板前签名采访。主持人的声音透过话筒晕开,噼里啪啦的快门声,以及红毯后端挤挤攘攘的粉丝群们,令整个现场呈现出一种嗡鸣的嘈杂。

谢汀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便露出了完美笑容。

高跟鞋抵在红毯上,滞涩的摩擦感。

她静静地站在红毯尽头,等待工作人员的示意。

旁边的粉丝区忽然传出一阵尖叫,谢汀轻轻吁了口气,令心跳平和几分,便侧耳去听。

竟然是在喊她的名字!

刚缓下来的心跳又猛然跳动起来,她努力克制自己,微微偏过一个角度,望见一片灯海。

“汀”字亮着一片灿烂橙光,倏然撞进她眼里。

女孩子们疯狂欢呼着喊她:“汀汀——汀汀看这里——”

音浪铺天盖地兜头而来,令她有一霎的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这种感觉……

久违了。

原来这么快就两年过去。

她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热烈澎湃的呼喊,喊着她的名字,声嘶力竭地告诉她:谢汀——爱你——

……后来都化为了灰烬。

这一霎那谢汀心头如烈火燎原,熯天炽地,火舌一寸寸舔在她肌肤上,烧的她浑身战栗。

她用指甲狠狠掐在手心里,才逼退眼中闪出的那股热意。

“女孩子的拳头也是硬的——”

“谢汀你好美——”

“啊啊啊啊啊嫁给我——”

谢汀没忍住,轻轻笑了出来。

工作人员上前示意她可以进场,她抬眸看过去,主持人正笑望着她的方向。

她轻轻吸了口气,刚来时仅存的那么点儿紧张,一下子消失殆尽。

两旁粉丝炽热直白的目光簇拥着她,谢汀步履从容,迈开她的第一步。

停在布景板前签好名,先给媒体拍照时间,接下来是主持人采访。

都是对好的流程,问题和答案也早已准备好,谢汀微笑应对,没出任何问题。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没问,红毯那头忽然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一阵比一阵高亢,风头一下子便盖过了这边。

后头那个明星,这么受欢迎的吗?谢汀余光随意瞟了一眼,嘴边的笑不由僵硬了一秒。

怪不得人气这么旺,原来是新晋顶流季朗风驾到。

他微屈的手臂上,挽着的,可不正是同公司的师姐,人气不亚于他的冯歆然么。

谢汀心头略过一丝冷笑。

台本上原本在她后面的明星可并不是这两位,季雨柔又在搞什么鬼?

她懒得应付,迅速答完最后一个问题,正要溜之大吉,谁知道,主持人竟没放她离开,又抛出一个问题来。

倒不是什么刁难的东西,无伤大雅的小问题,即使没对过,谢汀也能迅速应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