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12(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268 字 2020-07-09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卑劣, 连这种事情都要威胁她来讲条件的吗?!

……不得不说周平确实很有危机意识, 谢汀对应辞许的偏见早已经深入心底了。

她后退一步, 警惕道:“什么事?”

应辞许:“……”

他是洪水猛兽吗?还是说天生就长着一张令人难以信任的脸?

看在她刚受了惊吓的份上……谢汀这会儿还没收回防御, 身上的刺全数竖起, 像是受惊的小兽,无差别攻击。

……她也不过是为了自我保护。

应辞许向来冷硬,可对着这么个如惊弓之鸟的小姑娘, 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自己的语气已不自觉放缓了。

“你这个小妈,倒也不简单。”他盯着她的眼睛,“下手毫不手软。”

谢汀悚然一惊。

“你的意思是?”山风渐重,不知是不是觉得冷, 谢汀声音都有些抖。

应辞许轻轻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套脱下, 本要给她搭上,又想她这会儿防备心重,改为抬手递给她:“穿上。”

谢汀咬了咬嘴唇, 望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有些犹豫。

这姑娘, 怎么就不会服软呢?永远都硬邦邦的, 简直是个刺头,从不说一句软和话。

应辞许觉得自己心头那地方,好似被人拿支极细的针,在最软的那一处,轻轻一扎。

并不痛的。

但极细微的麻意融进血液里,窜进骨髓里,那种不适,久久难以消散。

他上前一步,离谢汀更近一些。

谢汀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了一大步,声调又拔高了:“你做什么!”

应辞许也不再逼近,只抬手将外套一散,披在了她的肩上。

陌生又熟悉的气味瞬间笼罩住谢汀,她竟然奇异的……觉得安全。僵硬的脊背也不自觉软下来些。

“穿好。”他眉心蹙起来,迅速转换话题,“我刚才看到有人在拍照。”

谢汀猛地抬头盯着他,意有所指:“是刚才——”

应辞许微微颔首。

谢汀冷笑:“不过肚子里揣了一团肉,尾巴倒是翘得挺高。连孩子出生都忍不到,这就迫不及待来搞我了?”

“你还记得你威胁她,孩子不一定生得出来么。”应辞许挑眉。

谢汀同他对视:“她怕了。”

两人交换一个眼神,这一刻竟说不出的和谐与默契。

周平觉得自己忒煞风景,但还是战战兢兢插言:“额……地上还有一个呢,看起来快醒了。”

刚才那个男人痛晕过去了。

谢汀朝地上瞥了一眼,正要开口,电话忽然响起来。

是何文放。

谢汀朝路边看过去,没有车子过来。

电话铃声急促,没来由地像是在催促她,谢汀接起来,何文放的大嗓门瞬间冲进空气里:“谢汀!你怎么回事,在路边就和男人搂搂抱抱的,你被人拍下来了知不知道!”

“搂你妈个头!”谢汀冷声骂道,“说重点。”

“有娱记发照片给我,叫我拿钱消灾,否则立刻给你发到网上去……”

应辞许直接将她手机拿过来,沉声道:“保留证据,不必理会他,后续怎么处理,你等消息就好。”

何文放嗓子里的话霎时被噎了回去,他拿着手机呆了片刻,正要开口,那头就果断挂断了。

谢汀从应辞许手上接过手机,果断道:“我要报警。”

应辞许深深看她一眼,小姑娘脑子倒挺活泛。

果不其然,谢汀下一刻,便抬头看过来:“还要请应总帮我一个忙。”

应辞许短促地笑了一下,眼底划过一丝趣味,他故作骄矜,淡淡问:“谢小姐怎么这么笃定,我会帮你?”

谢汀抬眸望他,神色已然平静下来,认真道:“应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

小孩子,一本正经的样子,有点可爱。

“条件么,倒也不必。”应辞许看了她片刻,忽然挑了挑眉,原封不动地回了她一句话。

“看她可怜,”他慢条斯理,唇齿间像是在咀嚼笑意,“我帮帮她。”

谢汀:“……”

谢汀脸上有点挂不住,忍不住嗔了他一眼。

应辞许低低笑了下,没再纠缠这个话题,只道:“报警吧。”

又提点她:“不仅要说这个人意图猥亵,还要报那个敲诈的。”

谢汀点头,拨了120出去。

见她挂了电话,应辞许意味深长道:“在自己家门口遇到这种事,谢小姐还是通知谢先生一下为好。”

谢汀一怔。

“谁做了亏心事。”他似笑非笑:“也该去敲一敲她的门。”

谢开成匆匆而来,跟在后面的,还有面色平静的季雨柔。

“怎么回事?”谢开成开口便问,声音发沉。

季雨柔忙上前挽住他,柔声道:“先看看汀汀有事没有,再问情况不急。”

谢汀笑了下:“你怎么知道我出了事?”

季雨柔被她一哽,忍不住看了眼谢开成,眸子里有着恰到好处的委屈。

“雨柔是关心你。”应辞许在场,谢开成对着她说话时语调都软了半分,“说说情况,怎么就到要报警的地步了?”

谢汀没有开口,周平三言两语将情况讲了个清楚。

谢汀一直在观察季雨柔的表情,在周平讲到应辞许前来帮忙时,她眸子飞快闪过一丝异样。

呵。谢汀忽然明白,季雨柔必定以为,上次的女伴,不过是巧合,应辞许毫不犹豫拒绝了这个婚约,对她毫无留恋,便说明他对她没有丝毫留情。

谢开成想让她攀上应辞许,可季雨柔怎么愿意呢?

把照片散布出去,谢汀作为明星,既能在网上败坏她的名声,又能惹的应辞许对她更加不假辞色。

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应辞许现在就守在谢汀身侧,甚至还出手帮了她。连她肩上的外套,都是应辞许的。

只是不知道……拿照片敲诈何文放,是不是季雨柔指使的呢?

她应当不会这么蠢。

谢汀忽然有些想笑,周平话音落地,她便接口:“忘了说,出事的时候,有人躲在周围偷拍,已经联系我经纪人,想要拿照片敲诈我了。”

季雨柔猛地抬头看过来。

谢汀隐隐的猜测得到证实,心头快意涌起,她笑:“既然这么迫不及待,那我只好送他一份大礼咯。感谢应总帮忙,替我联系律师了。”

季雨柔面色渐渐苍白起来。

谁能料到出了这样的变故。

她当时不过是说,稍稍欺负一下谢汀,留下照片,放在网上抹黑她一把,顺势给应辞许看看谢汀是个多么不检点的人,断了谢汀攀上应辞许这棵大树的可能。

可那个人,喝了个烂醉不说,竟然还真的想对谢汀做些什么。如果,如果他真做成了……也总归算是件快意的事,出一出她这么多年的恶气,可谁知道,这个废物竟被谢汀反过来制住了!

那个拍照的娱记也是鼠目寸光!一见事情败露,生怕拿不到报酬,竟然蠢到直接去敲诈谢汀!

事实上圈子里这类事情屡见不鲜,靠偷拍起家的狗仔也并不少。

不过是掐紧了艺人的七寸,生怕爆出□□影响星途,一般都会选择给钱私了。

可谁让他碰到的是谢汀这跟硬钉子!

名声是什么,能当饭吃吗?她谢汀最受不得委屈,谁让她受委屈,她便让谁不好过。

她盯着季雨柔,笑意盈盈:“既然欺负了我,我免不了要报复一下下咯。”

警车来的很快,将在场几人,连同后来赶来的何文放,全都带进了局里。

谢汀还是头一回做笔录。

不过亏心事不是她做的,她十分坦荡。

到别墅区调监控的警察很快回来,没有遇到其他问题。

谢汀与应辞许对视一眼,稍稍松了口气。

猥亵男已经被隔离,测出酒驾之外,还采了血液和毛发,要进一步检验。

谢汀心里一惊,看了眼应辞许,应辞许无声颔首。

剩下的便是回家等结果。

做完笔录已是深夜,谢汀站起身,一阵疲惫涌上来,令她没有站稳,一个踉跄。

应辞许抬手捏住她手臂,将她扶稳,垂眸扫了眼她的脚,叫过来周平:“去买双平底鞋来。”

又偏头问她:“尺码多大。”

谢汀的脚确实痛的狠了,她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地收回手臂,重新坐下:“37。”

周平买了双粉色拖鞋回来,那上面的图案,熟悉的令人想要落泪,可不就是那个粉色吹风筒——小猪佩奇么!

这他妈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生怕大家忘记游乐场里面的那一幕是吗???

谢汀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不生气不生气,还是忍不住咆哮了一句:“我恨小猪佩奇!”

周平与何文放同时转头憋笑。

谢汀恨恨抬头看应辞许,见他嘴角也飞快闪过一丝笑意,随后以拳抵唇,轻咳一声,转移话题:“走吧。”

表情虽已恢复,可眼底的笑意却久久没有消散。

谢汀:“…………”

她破罐子破摔了,踢掉高跟鞋,换上小猪佩奇,瞬间叛变。

算了,还是小猪佩奇好,最起码踩在脚底舒服啊!

深夜三点钟,外头正是最凉的时候。

谢汀饶是穿着应辞许的外套,可光溜溜的腿还露在外面,鸡皮疙瘩一下子蔓延全身。

应辞许替她开了车门,待她钻进去,才随着坐进了后座。

谢汀瞥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车子开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处应辞许名下的公寓里,律师已经等在那里。

他们打算第二天早上发声明。

进了屋,律师便要开口,应辞许抬手制止了他,说:“先吃点东西。”

谢汀晚上只喝了那杯酒,吃了几个小甜品,早已饥肠辘辘,胃部隐隐作痛了。

应辞许这话正中她下怀。

……从前倒没发现他还有几分体贴。

周平十分机灵,暗暗给何文放和律师使了个眼色,说:“我们三个去书房讨论,点个外卖就行。应总看看谢小姐要吃什么,你们商量。”

律师最会察言观色,立刻站起来朝书房去,何文放磨磨蹭蹭,有些不情愿,周平暴力碾压,直接把他拽走了事。

客厅里只剩下谢汀与应辞许相对而立。

应辞许抬手随意松了下领带,问:“想吃什么?”

谢汀下意识撇开了眼。

胃里虽然不舒服,却实在算不得有食欲,犹豫了一下,说:“点碗粥吧。”

应辞许“嗯”了一声,径直进了卧室。

谢汀把他的外套脱掉,在沙发上坐下来,长出一口气。

顿了顿,低头看自己的腿。

裙子太短了,站着还好,一旦坐下来,向上皱缩,整条腿都露出来。

她双腿笔直洁白,十分漂亮,可……未免露的有点太多了。

又把他的外套拿过来搭在腿上,遮盖的严严实实。

他的外套,有着一贯的,应辞许的味道,正围在她腰身上。皮肤与面料接触,柔滑的触感,令人难以忽视。

谢汀不知想到什么,耳根渐渐红了起来。

应辞许从卧室出来,就看到小姑娘坐在沙发上,脸颊红红,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不动声色道:“我去做饭,你自便。”

谢汀抬头,便见他换了身家居服,虽然头发仍梳的一丝不苟,仍是显得年轻了好几岁的模样。

她微微一愣,脑中猛地闪现出祝辞的身影。

她下意识喃喃出声:“……祝辞?”

应辞许莫民奇妙看她一眼,转身进厨房,边走边道:“祝辞又是哪位?”

谢汀恍然回神,摇摇头:“没,没谁。”

她觉得有些尴尬,转移话题:“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皮毛而已。”他开着水龙头,好似在洗锅,说话声有些听不清,“复杂的不会,熬碗粥还是可以的。”

谢汀这时站起身来,盯了他背影一会儿。

应辞许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他不过温情片刻,刻薄脾性便又冒头了,轻笑道:“谢小姐这样盯着我,怕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谢汀扯了下嘴角,慢慢开口:“应辞许,谢谢你帮我。”

应辞许清洗完锅具,转过身体面对她:“举手之劳。”

“事实上,”谢汀没有停顿,话说的十分认真,“我有些后悔上次挑衅你。”

这个上次,说的隐晦,但两个人皆知意为何指。

应辞许弯腰开柜子的身体有一瞬停滞。

片刻,他直起身体,慢条斯理道:“已经过去,不必多提。也不必在意。”

谢汀松了口气。

“是。”她盯着他的眼睛,“不必再提。”

……

早上八点,早高峰时候。

谢汀打开微博,先编辑发送了一段监控视频出去。

刚发出去不过一秒,微博消息便开始疯狂提醒,手都震得发麻。

十分钟后,谢汀又发出一封律师函。

@世纪第一美少女谢汀:我深知我的力量渺小,但今天我愿意以此段视频发声。我想要告诉所有女生,当你遇到性暴力,不要害怕,不要羞耻,请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女孩子的拳头也是硬的#

接下来,营销号推送,热搜安排,热度疯涨。

粉丝、路人,义愤填膺谴责加害者的同时,都自发地刷起了#女孩子的拳头也是硬的#话题。

谢汀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但这一次,不再是搞笑视频,不再是疑似绯闻,不再是秀场跌倒,而是用自己的身躯,用力撞一次拒绝暴力的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