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7(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098 字 2020-07-09

谢汀上完厕所,慢慢走出来时,赵伊绚第四次尝试起身失败。

谢汀慢吞吞地走到洗手池边,一边闲适地洗手,一边透过镜子看着狼狈不堪的赵伊绚笑。

“需要帮忙吗?”她笑的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坏蛋,成功地令赵伊绚眸中的怒火更胜一筹。

仔仔细细洗完手,谢汀慢条斯理地擦着手,缓缓踱步到赵伊绚身边,微微弓腰,脸上的笑容沁着甜,再次问“需要帮忙么?嗯?”

赵伊绚的手猛地伸了过来。

谢汀身子一侧,直起身体,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淡,转身离开。

未及门边,忽然有人大力锤门,男人粗哑的声音,带着不耐烦“赵伊绚!你死在里面了?”

谢汀脚步一顿,她偏头看过去,赵伊绚本来的满面怒容在听到这个声音后迅速消退,直到面色惨白。

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飞快看了一眼谢汀,这一眼没有了刚才的针锋相对,或许含着一丝连赵伊绚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乞求。

可谢汀这会儿酒精已经上头了,她乱哄哄的大脑慢了半拍,根本没有看出来她眼神里隐含的脆弱,扭头道“赵伊绚,外面有人喊你。”

门再次被人锤响,接下来外面的人似乎等的极其不耐烦了,下一秒,门被人猛地踹开,“嘭”地一声重重撞在墙上,又狠狠弹回来。

高个子男人肌肉遒劲,花臂显眼,看也不看谢汀一眼,径直朝赵伊绚走去。

“臭婊子,坐在这里发什么骚?”粗俗的、带着调笑意味的话语,“要让然哥等你多久?”

谢汀这时终于明白过来,她顿了下,脚步微动,正要开口,男人忽然弯下腰,粗鲁地捏着赵伊绚的腰,把她提了起来,半扶半抱地靠在身上。

“等……”谢汀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张口就想要去拦那个男人。

即使她和赵伊绚不对头,但眼前这情况明显不对劲,谢汀自问没法看着赵伊绚被这样带走。

她只觉接下来不会有好事发生。

谁料在男人怀里垂着头的赵伊绚听到她出声后,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她,声音尖利“滚,别挡路!”

花臂男也随即抬头看了眼谢汀。

进了酒吧,谢汀就摘了口罩,只戴着一顶鸭舌帽,她帽檐压得低低的,在花臂男的角度,只能看到她半张尖尖的小脸,嘴唇水润,微微嘟起,看起来就是软绵绵的模样。

他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赵伊绚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一闪即逝的眼神,她心下慌乱,脚上猛地又是一崴,手指狠狠掐在男人的手臂上,痛呼一声“我的脚——”

男人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拎起她便往外走。

谢汀心里愈发忐忑,她跟着两人走了几步,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忽然有人挡在了她面前。

“麻烦让一让。”她总是觉得不安。

“让一让?”男人低沉冷淡的声音,“你是要去找死?”

谢汀懵然抬头,灯光一刹那刺眼,她眯着眼睛许久,才认出眼前的男人。

一样的口罩,盖住半张脸,谢汀惊讶地睁大眼睛“祝辞?”

应辞许淡淡道“嗯。”

“你怎么在这儿?”

“你可以来玩儿,我就不行?”

谢汀这会儿没心情和他耍嘴皮子,她被刚才的事情一闹,酒都清醒了大半,她越过他身体努力往赵伊绚被带走的方向看,小声说“她会不会出事?我想去看……”

“看什么?”应辞许抬手把她脑袋按回来,抵着她整个人往后走,“然哥……做冯景然的女人,不是她自己的选择?要你来操心什么?”

谢汀愣了愣。

脑子如同一团浆糊,弯弯绕绕,她仍犹豫着,就听面前的祝辞淡淡一笑,微微弯腰贴在她耳廓,问“听说你订婚了?嗯?”

谢汀瞬间被拉回现实,眉心又皱起来“你怎么知道?”

“……你朋友告诉我的。”他摊了摊手,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

应辞许接到周平的电话,其实并不打算过来。但或许是今晚的月色太明亮,独酌的滋味并不太美妙,想到谢汀也在和他因为同一件事烦恼,一个人借酒浇愁,不如两人对饮。

反正他还有另一层马甲。

谢汀已经无意识地被他推着往回走了,她嘟嘟囔囔地抱怨“谁他妈订婚了,口头约定,随时毁约好不好?我才不要和那个狗男人订婚!”

应辞许推着她的手微微一紧,捏的她肩膀一痛。

“靠,”谢汀伸手打他,“轻点啊!”

见她注意力已经被转移,应辞许淡定地收回了手。

回到卡座时,庄晴立刻兴奋地蹭过来,挤在谢汀耳朵边咕哝“我靠!这是你包养的小男生吗!为什么戴口罩啊!看起来很绝啊啊啊好想看脸!”

应辞许站在一边,把这几句话听得明明白白。

谢汀翻了个白眼“放你的屁,因为他丑的不敢见人,所以才戴口罩,老娘才没心情包养他。”

庄晴“嗯嗯嗯”地点头,哪壶不开提哪壶“也许你那个所谓的未婚夫长得更好看!你真的不要试试看呐?”

谢汀“……”

为什么!今天!她就是!逃不开!应辞许!这个人!了呢!

她火冒三丈,想起来酒吧时遇到的周平,劈手就打了电话过去。

周平显然是从睡梦中惊醒的,他打了个哈欠“谢小姐?”

“应辞许知道那个狗屁婚约了吗?”

“他知道了。”周平愣了下,想起应辞许的交代,她要什么资源,就给她什么好了,便继续道,“应总还有话要我转告谢小姐。”

谢汀一顿“?”

“应总说了,”周平彬彬有礼,“婚约作罢,条件你开。”

谢汀“……”

呵。

敢情并没有她谢汀说话的份儿,她总是被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人家应辞许……摆明了看不上她呢。

沁入血管的酒精,被人侮辱的怒火层层上涌,谢汀眸子里舔着两团火,越烧越旺,她嘴角的笑又媚又坏“你告诉他,开条件是么?这还不容易?应先生的初夜我要了。听说他将将三十还是个雏,看他可怜,我教教他。”

电话那端的周平被噎的一口口水呛在喉咙口。

而谢汀身侧的祝辞,在听到这话之后,缓缓坐直了身体,向谢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沁着凉意的……冷冰冰的笑。

令人不寒而栗。

第十六章

星巴克里冷气十足, 吹得人脊背直发冷,谢汀单手托腮, 歪着头咬吸管,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口啜着咖啡。

庄晴大喇喇推门进来,手上已经拎着两只小巧的纸袋。

谢汀回过神来,眼风微扫,就看出一个是香水, 一个是口红。

她撇着嘴哼哼唧唧:“庄大小姐,我是叫你来陪我逛街,你人还没到,卡就先刷了两笔?”

“男朋友给的零花钱啦, 随便刷!”庄晴伸手捏她脸, “羡慕不?嫉妒恨不?”

谢汀随她□□, 只一个白眼翻到太平洋, 毫无感情地鼓掌:“拥有一个智能化人形按摩X, 宁可真是了不起极了呢。”

这酸气冲天的!

庄晴抿着嘴笑,抱着杯子猛灌了两口冰咖啡,爽的长出一口气, 另只手把纸袋往谢汀脸前一丢:“打开看看。”

谢汀把半边脸贴在木质桌面上, 脸颊嘟出来一小块可爱的婴儿肥,噘着嘴懒洋洋地拉长腔:“不……想……看……本小姐现在,无、欲、无、求。”

庄晴听的一口咖啡呛在嗓子里, 捂着胸口咳的面色涨红, 好不容易收了笑, 说话时嗓子都发沙:“那可不行,我掐指一算,今晚有大事发生!必须要调动你这个当事人的积极性!”

谢汀猛地捂住耳朵,疯狂摇头崩溃大喊:“啊啊啊啊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庄晴:“……”

她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谢汀发癫。

谢汀两手抱头,把脑袋揉成一团乱毛,兀自抓狂半晌。

庄晴的闭嘴令周围的空气一瞬安静,她身上鸡皮疙瘩蹭蹭往上窜,又反过来抱怨:“小晴子,你怎么不说话!”

这家伙,变脸大师啊!庄晴翻了个跟谢汀一模一样的白眼,伸出一根手指,抵在谢汀的下巴,把她的小脸往上一勾。

谢汀的尖下巴“咚”地一声磕在桌上,抬起来的两只眼睛毫无神采,直愣愣地盯着庄晴。

庄晴手指被夹在中间,疼的龇牙咧嘴,她咬着牙一字一顿,故意恶狠狠说:“谢汀女士,现在呢,是下午四点,距您与您的未婚夫应辞许先生约定的夜间教学,只有四个小时了。请问连预习都没有过的宁,准备好带学生了吗?”

谢汀:“……”

痛不欲生、生无可恋、万念俱灰,不如去死。

她额头一低,又是砸上桌的一声闷响:“晴啊,你说我要是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庄晴勾起嘴唇,邪魅一笑。她伸手轻巧地点了下桌上的手机,酒吧的嘈杂背景音瞬间倾泻而来,谢汀一把含着醉意的嗓子,略略有些失真,却有股子甜腻的妩媚性感。

说话虽然磕磕绊绊,但蕴含着的沸腾怒意仍一字一句铁石般铿锵有力地砸在她脑门子上。

直把人砸的眼冒金星。

“说好了,姐姐教、教你快活,应辞许你要还算个男人的话,最好别、别临阵逃脱……”

“……你要是敢违约,就做一回女——女装大佬!拍视频上传B站……我?老娘一言九鼎驷马难追,怎么可能会违约!……行行行你烦不烦,我他妈要是违约,我就……”

-

“看他可怜,我教教他——”

“教教他——”

谢汀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飘荡在酒吧燥热的空气里,久久不能散去。

气氛诡异。

一张桌子,四个人,三种气氛。面面相觑,表情迥异,精彩至极。

酒吧的热闹不为任何人暂停,沸反盈天尖叫喧嚣里,祝辞口罩下邪恶的笑意被轻易掩盖。

电话对面的周平被谢汀的大放厥词震的张口结舌,桌对面的庄晴激动的两眼放光,双手紧紧掐在男友的手臂上,痛的他龇牙咧嘴倒吸凉气,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而谢汀……在这一瞬间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脊背上的凉意如同化为实质,攀爬向上,而后深深勒入她细嫩柔软的脖颈里,令人几乎窒息。

她无法克制地,打了一个哆嗦。

恐惧升腾,她猛然转头,就直直撞入祝辞那双在霓虹灯下显得异常明亮的眼睛。

瞳仁深黑,漩涡一般,蕴藏着深不见底的冰冷。

风雨欲来。

两人对视须臾,谁也没有动。

下一秒,祝辞忽然身体前倾,双腿交叠,翘了个懒洋洋的二郎腿,而后单手支在桌上,抵在腮边。

他眼帘微微垂下,遮住了眼里的冰芒,稍稍显长的刘海与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令他整个人的面容都模糊不清起来。

而后他抬起另只手,随意在桌上敲了两下。

“咚咚”的闷响,伴着他戏谑的、与往日无异的声音:“大明星,可真有你的。嗯?”

声音一出,凝滞的空气刹那流动开来,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放松了身体。

谢汀怔怔然望着他:“你……干嘛?”

祝辞伸手示意她继续:“挺有趣的,怎么不继续?”

电话那头,周平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问道:“是这样的,谢小姐,我们应总的初……呃,就是那个,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要不你等我,请示一下?”

谢汀还没完全回过神来,懵然答道:“哦,行。”

电话挂断,她还站在原地发愣。

庄晴一见她挂了电话,瞬间一蹦三尺高,窜过来捏着谢汀的手臂小声尖叫:“汀汀!你牛逼大发了!他怎么回的?快告诉我!”

“他说要请示一下老板,让我……”

“嗡——”

震动声打断了她的话,桌上,一只黑色手机正闪着光,屏幕上来电显示——

一旁的祝辞霍然起身,桌上闪烁的手机瞬间消失在他手中,匆匆离去的背影,只撂下一句:“接个电话。”

……妈的,周平是傻逼吗?这种荒唐的事,还真的来请示他?

谢汀心思漂浮,只“哦”了一声,与庄晴对视一眼,忽然觉得有些腿软,扑通一声坐在了椅子上。

“小晴子,”她双目迷茫,“刚才发生了啥?”

之前愤怒高亢的情绪被祝辞那个眼神生生打断后,谢汀脑子浆糊一般,浑身上下只余下不真实感。

所以她刚才……做了什么?

“你是不是大脑充血太猛,傻了啊!”庄晴瞪大了眼,然后猛然站起身,声音拔高,慷慨激昂,将谢汀的话一字不差复述出来,“你告诉他,开条件是么?这还不容易?应先生的初夜我要了!听说他将将三十还是个雏,看他可怜,我……”

“停!!!”谢汀尖叫,“你倒也不必记得这么牢!我想起来了!”

她终于回过神,一脸晦气:“妈的,我是不是脑子瓦特了?我教他?教你妈个头啊!”

庄晴笑的乐不可支:“谢老师要临阵脱逃咯!”

谢汀:“滚,老娘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上就上,不就是个男人么,谁怕谁?”

谢汀抓起酒杯,又硬灌了自己一通。

刚撂下杯子,手机来电,陌生号码。

谢汀一顿,抬眼看向庄晴。

“是不是应辞许打过来了!”庄晴激动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快接快接!!”

手机不断震动着,像是一块热碳,透过掌心烙进心脏,烫的人头皮发麻,心脏狂跳。

想到那句屈辱的“婚约作罢,条件你开”,那会儿的热血再次涌上心头,谢汀闭了闭眼,戳在屏幕上的指尖都有些抖。

“喂?”

一片寂静,对面的人并没有开口说话。

一瞬间谢汀就确定,这通电话必定是应辞许打来。

这个事实令她的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也不管对方如何,张口就是讥讽:“哟,这、这不是咱们眼高于顶的应先生么?怎么,小雏儿动心了?想快活了?知道姐姐可怜你,眼巴巴电话就跟过来了?张口乖乖回句是,姐姐明天就教你快乐。”

谢汀说的畅快极了,一口气顺下来,勾着嘴角打了个舒服的酒嗝。

男人凉薄的声音终于响起来:“谢汀。”

短短两个字,那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再次窜了上来。

谢汀晃了晃脑袋,正要乘胜追击再刺应辞许几句,他忽然又开口:“你胆子不小。”

“不不不,”谢汀咬着手指笑,“我胆子的大小取决于应先生你……的大小,现在看你这一副缩头乌龟的模样,我的胆子,估计顶破天也就芝麻那么点儿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