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旖旎》TXT全集下载_3(1 / 2)

春日旖旎 炽酒 12101 字 2020-07-09

谢汀在季朗风探手过来的一瞬间就黑了脸,她侧身往后一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那边差点出事故,我工作人员看到你了。”季朗风的焦急不似作伪,他好像没有看到谢汀的躲闪,锲而不舍地再次去拉她,“你怎么样?没事吧?”

谢汀再退一步,季朗风纠纠缠缠的手令她无比烦躁,余光里瞥见站在一边好整以暇看戏的祝辞,她脑子一热,扭头站到了他身边。

“我当然没事,我男朋友陪我来的,他会保护我。”

谢汀说这话时多少有些心虚,不敢看祝辞的脸,只伸手捏住了他的手掌,指甲尖嵌在他掌心,用力掐了一下,示意他配合。

祝辞面无表情的脸上飞快闪过一丝诧异。

他眸子微动,与仰头努力望着他的谢汀对视。

片刻寂静。

谢汀湿漉漉的眸子在月光映照下像是只可怜的小鹿,苦苦哀求着主人降临给她一丝丝垂怜。

呵。这会儿怎么不梗着脖子跟他斗了?

祝辞淡淡一笑,抬眸看向愣在一边的季朗风。

“季朗风是吗?”他的声音毫无波澜,“我……”

第6章 旖旎

“季朗风是吗?”他的声音毫无波澜,“我……”

微妙的停顿,应辞许咬字里好似带着丝丝笑意,听在季朗风的耳朵里,却说不出的讽刺。

他耳鼓里的心脏跳动声越来越重,在应辞许即将再次张口时,忽然一阵心悸,他害怕听见那个答案:“别说了!”

应辞许眸中迅疾闪过一丝轻蔑,快的人难以捕捉。

年轻气盛的季朗风,这一霎那只觉得自己的脸面被人狠狠甩在地上,被滚滚车轮碾压数万次,再也难以捡起。

他有些艰难地把目光转向谢汀,短短片刻声音里竟然带上了几分嘶哑:“汀汀,你是不是故意气我?”

他也不过二十岁年纪,青涩还未完全脱去,这样面含哀求,低微地向她求证,谢汀张了张口,喉咙干涩,一时竟没能出声。

应辞许眼里闪过一丝薄薄凉意。

他懒洋洋的腰身终于纡尊降贵地挺直,往前迈了一步,肩膀半挡在谢汀面前,稍稍阻隔她的视线。

距离拉开,他们还牵在一起的手瞬间横亘在眼前,愈发扎人眼球。

“小朋友,”他声音里笑意盎然,听在人耳朵里却坏透了,“要勇敢一点哦,连答案都不敢听,显得你有那么一点点……懦弱呢……”

季朗风立刻被激怒了。

他猛地向前一步,像个愣头青一样,左手一冲便要去抓应辞许的衣领,右手高高扬起,眼见就要裹着风冲向应辞许面门。

应辞许一动未动,只笑吟吟地偏头瞥了眼谢汀。

眼神里明晃晃写着:你他妈的就看上这种货色?

谢汀:“……”

不必比较,当前的情景无论谁来看,都是高下立现。

季朗风像头被激怒的狮子,剑拔弩张低吼着要与人拳拳见血。

而应辞许……不好意思,他像个遛狗的。

谢汀:“……”

妈的这是什么破比喻,她翻了个白眼,见季朗风已经愤怒地脸色涨红,拳头马上就落下来,即使心里知道应辞许绝不会吃亏,但事情闹大了谁都不好收场,她心里着急,立刻开口制止:“季朗风……嘶——你掐我干嘛!”

应辞许果真睚眦必报,他指尖陷在她柔软的手心,像她刚才一样,使劲儿掐了一下。

……力道毫无保留。

“我不是她男朋友。”应辞许没有理她,轻飘飘一句话丢出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季朗风。

他的拳头距他面颊不过毫厘之差,风声冲上来,微微掀动应辞许额前碎发,季朗风却愣在了原地。

他神色难堪,一双手无所适从地不知该不该放下,应辞许忽然笑了。

“小朋友,”又是那个坏透了的语气,“啧……你有点太好骗。”

季朗风的拳头终于砸了下来。

谢汀吓得一声尖叫,猛地捂住了眼睛,下一秒,世界寂静,她听见应辞许轻轻发出一声“嗤”地笑声。

惯常的,应辞许的风格,懒洋洋的轻蔑。

谢汀手指张开一条缝,然后当场愣住。

应辞许左手轻轻松松地捏在季朗风挥拳的手腕上,他站的不太直,好似没用几分力气,谢汀却清楚看见,季朗风的腕边开始泛上一片艳丽的红。

那是受力到了不堪的地步,难得季朗风咬紧牙关,没有哼一声。

……还算有点血性。

应辞许左手轻轻一甩,季朗风手臂被甩的大幅度往后,不受控制地连续后退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像只斗败的野兽,微弓着腰直喘粗气,眸中受伤的神色如果被他的广大粉丝看到,必定要心疼的哭出声。

谢汀望着这样的他,心里渐渐泛起一丝难受。

“季朗风,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应辞许再次打断了她。

他右手松开,谢汀的手迅速垂至身侧,空荡荡的。

她愣了一愣,下意识抬头看他,却觉得右肩一沉,应辞许长臂一伸,搭在她肩上,有力的手握在她肩头,猛地往里一拽。

谢汀的左肩“嘭”地一声撞在了他怀里。

这一下是痛的,应辞许却似毫无所觉,他盯着季朗风,面无表情:“确切的说,是她还没有接受我的追求,答应做我女朋友。”

季朗风微垂的头轻轻一动。

“是不是很奇怪,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不顺水推舟,承认了呢?”应辞许淡淡一笑,揭开懒散的表象,他的神情是冷傲的,“因为我不屑。”

“为了推开你来利用我,有点过于看不起我了,嗯?”他冷淡笑着,“就算我要她答应我,也要明明白白堂堂正正是为了我这个人,而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我可不是这个懦弱的小朋友,”他微微俯身,贴近谢汀的耳朵,声音低的几不可闻,“你说是不是,贺小姐?”

-

谢汀一整夜都心神不定。

季朗风离开时的神色,一直闪回在她脑海中。

困兽之斗一般,被人血淋淋地揭开面皮,不堪践踏,他却毫无反驳之力。

这让谢汀想起曾经的自己。

即使有过转瞬即逝的难受和心软,但不得不说,她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报复般的快慰。

曾经她也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也不过是得到季朗风几句喃喃自语般的对不起罢了。

她烦躁地从床上坐起,床边的感应夜灯“啪”地亮起柔柔的暖光,墙面上她的影子里都透着几分烦躁。

……口渴,想喝点什么。

趿拉上拖鞋,去酒柜里翻出上次没喝完的红酒,咕咚咚倒了满满一杯。

将自己深深陷入沙发里,仰头一口气干完了一整杯。

没有醒酒,入口是涩的,她眉心攒成一团,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那一阵。

摸出手机,翻开微信,最前方还是那个毒舌泪痣男。

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半,谢汀盯着对话框,踌躇了半晌,才打了字过去:[今晚的事,抱歉。多谢。]

对面回复的非常快,对话框迅速亮起:[反正我自己找回场子了。]

谢汀:“……”

想想季朗风被打击的人生灰暗的样子,这可不光是找回场子了吧?简直是slay全场绝对碾压好不好?

她不由笑起来。

这个人真的是……毫不吃亏。

虽然后面的发展有些脱离掌控,但谢汀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当时那个谎话脱口而出时,她就已经觉得不妥。

祝辞不过与她刚刚认识一晚上,她随手就拿来利用,以他的性格,只是这样程度的不爽已经算是给她留了面子。

更何况最后那一段半真半假的话,简直说的谢汀都要相信他是深深暗恋自己,却不堪被追求者利用受辱而对季朗风反唇相讥了。更何况还给自己立了个那么道貌岸然大义凛然的人设。

她正要回复,对面人的消息再次跳出来:[至于谢的话,还是有必要的。你欠我一个人情,记好了。]

谢汀:“……”

这人就这么不禁夸吗!

她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毒舌泪痣男:[微笑]

谢汀:“……”

妈的,这人怎么就这么欠?

懒得再理,手机一丢,她喝光杯中最后的酒,揉了揉眼睛,终于感到一丝困意。

再次躺在床上时,温柔橘色夜灯下,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嘴角正噙着浅浅一抹笑意,迅速堕入了黑甜梦里。

-

……是被电话吵醒的。

熬夜加上喝酒,谢汀睁开眼的一刹那只觉得太阳穴针刺一般剧痛,她捂住额头呻.吟一声,气的狠狠踹了脚被子。

“谁啊!大早上的,吵死了!”她有严重的起床气。

“已经快十一点了。”何文放声音严肃,没有废话,“快点起床收拾一下,我让磊阳去接你来公司,有事情。”

谢汀顿了顿,只“嗯”了一声,便迅速挂了电话。

自从上次和何文放不欢而散,他们两人之间便一直有些不自然,联系时也只有公事公办的通知工作。

网上的讨论度很快就转化成了资源,她的日程已经排的很满,虽然她还是有点过不去自己是靠沙雕视频爆红,但机会来了,虽然企图心不强,但谢汀也不会往外推。

磊阳来的很快,顺道给她带了早餐,谢汀咬着包子同他下去坐车,一边顺口问:“今天什么事?”

“呃……”磊阳挠了挠头,有些欲言又止,“放哥说等你过去再说。”

谢汀脸色淡下来:“哦,现在你俩倒是站在统一战线,我就是个随意拿捏的玩偶,是么?”

上次借聋哑儿童炒作的事磊阳也有份瞒着她,他自知理亏,见她已经系好安全带,便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你看下微博吧。”

谢汀狐疑地打开微博,发现自己又上了热搜。

谢汀MAX出道演唱会

谢汀季朗风疑似恋情

谢汀脸色唰地沉下去,果然是昨晚被认出来了。

一段黑魆魆的视频,她的脸若隐若现,不过几秒钟,就被从天而降的男人救走。

讲实话,这视频实在没什么看点,无聊透顶。

但还是轻易挑动了网友们的兴奋神经,只因为沾染上了谢汀和季朗风,谁叫这两人是娱乐圈最近以来最有话题的两个人物呢?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地开始挖掘谢汀和季朗风是否有关联的蛛丝马迹。下面也有人零星提到这个救走谢汀的男人看起来身材不错,不过大部分的眼光都聚焦在谢汀和季朗风身上。

已经有粉丝开始辱骂谢汀不要脸,故意炒作蹭热度了。

毕竟爱豆粉丝大多都是女友粉,被爆出谈恋爱就是偶像失格,曾经被捧得有多高,这时就会摔的有多惨。

谢汀迅速分析出,这事不是有人要整她,而是有人要搞季朗风。

这也不难理解,娱乐圈的饼就那么大,一个“从天而降的巨星”、“天降紫薇星”忽然出现,那么,就有人的资源要被分一杯羹。

趁他还没站稳脚跟时候就将他打趴下,何乐而不为呢?

“是MAX那边联系我们了?”

汀汀果然脑子转的快,磊阳点头:“那边想让我们配合一下,说你是季朗风的粉丝,所以才去看演唱会。”

谢汀脸色冷下来:“何文放答应了?”

“没……”磊阳语气弱下来,“还没……这不是找你商量么。”

谢汀的高跟鞋踩的地面啪啪响。

磊阳把门推开,谢汀迈步进去,把墨镜往额上一推,冷冷道:“我不会说我是季朗风粉丝的。”

去看了那个狗屁倒灶的演唱会已经让她够后悔的了。

如果承认了是季朗风的粉丝,之后的糟心事只会更多。

“但演唱会是你非要去的,”何文放寸步不让,“出了事,总得解决。”

谢汀烦躁地耙了耙头发:“说我是MAX忙内的粉丝吧,反正他才15岁,还没发育到老娘看得上的年纪呢。”

何文放:“……说话别那么粗俗。”

谢汀给了他一个白眼。

手机震动,微信新消息。

毒舌泪痣男:[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为何我没有姓名?]

谢汀:“……”

信息再次弹出:[作为你的准男友,我有点受伤。]

又一条:[所以,作为被欺骗了的人,是否值得你再欠我一个人情呢?谢小姐。]

谢汀:“……”

狮子大开口啊?她手指啪啪啪打在屏幕上,正要和应辞许激情battle,忽然顿在原地。

他刚刚说什么?

……谢小姐???

谢汀:“…………”

妈的,暴露了。

第7章 旖旎

季朗风斜倚着身体,将自己整个人都缩进了沙发里,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抛着一枚硬币。

一边的经纪人正喋喋不休地疯狂骂人:“我操!何文放这个狗东西,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和谢汀沟通的,发这条微博有屁用!都他妈是给何景曦做嫁衣!”